档案背后的历史风云

来源: 红岩春秋   编辑:杨洋 2019-03-08 09:26:46

  1940年6月12日,对蒋介石来说是一个极其沮丧的日子。前方传来消息,宜昌被日军占领,日军对重庆的威胁骤然加大。同一天,重庆遭到上百架日机轰炸,平民伤亡惨重。此外,他还得到一个不好的消息,中国空军空运大队飞行员谭世昌于头一天驾机叛逃。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蒋介石焦急万分,当天以私人名义亲电斯大林,请其速拨之前答应给中国的飞机,以加强大后方的空防力量。

  

  最近,笔者在重庆市万州区档案馆查阅资料,发现一份有关这一天重庆空战的档案,于是顺藤摸瓜,查阅和收集了相关中外资料。一番梳理扒抉,为读者还原历史真相。

  

  窒息惨案首次发生

  

  1941年6月5日,日机24架分三批空袭重庆。警报拉响后,市民纷纷涌向防空洞。在较场口大隧道,由于当日涌入洞内人员远远超出防空洞正常容量,导致隧道发生窒息惨案,一共造成776人受伤、1115人死亡。

  

  此番日机轰炸重庆,酿成了第二次世界大战中间接死于空袭人数最多的一次防空洞窒息惨案。而在一年前的6月12日,重庆也发生了类似的惨案。

  

  1940年6月12日9点44分,凄厉的空袭警报声在重庆上空响起。时任国民政府参事的陈克文与同事一道,躲入国民政府办公大楼附近的防空洞。他在当天日记中写道:“晴天烈日,洞里很不好过,坐到洞口树荫下,这时候放过紧急警报已许久。正谈笑间,远处晴明天际,忽见乌鸦一般的大队敌机直向面前飞来,急忙奔入洞内。不到几分钟,高射炮和炸弹声已经大作。煞那间一声巨响,同时看见一道火光从洞口闪进来……”空袭结束后,陈克文回到办公大楼,发现大门四柱石坊上的“国民政府”四个金漆大字不见了踪影。回到家中,只见“庭前浓绿的树荫花草都完全没有了,剩下满地的灰尘破瓦。屋子已倒塌了一块大墙,我的卧房完全破了,屋子里已经不成一个样子”。

  

  根据当天重庆卫戍总司令部的通报,此次空袭一共炸毁房屋450栋又349间,造成市民死230人、伤136人。这一天,在十八梯观音岩大隧道直通演武厅唯一戏院一段还发生了窒息死亡事件,一共造成73人死亡、140人受伤。

  

  在重庆市档案馆馆藏档案中,我们发现了这样一份记录:

  

  行政院为本年6月十八梯下观音岩大隧道案给重庆市政府的训令

  

  (民国29年6月18日)

  

  据重庆市空袭服务救济联合办事处本年6月12日报称:本市十八梯下观音岩大隧道直通演武厅唯一戏院一段,因两头出路拥挤,中间太长,且多潮湿,加以今日警报时间甚长,避难人在敌机未临空前出洞休息,一闻机声后即挤入洞内,两头一挤,在中段之避难人因空气窒塞而闷死者计73人,受伤者140余人等情。查本市防空设备及空袭服务救济事项较前虽大见进步,惟征以此次肇事情形,本市各重要之公共防空洞如通风设备及出入口秩序之维持管理等,仍应由主管及服务机关详加检讨,力求改善,以免再有疏虞。合计令仰该市政府会同赈济委员会及卫戍总司令部、防空司令部妥善处理具报。此令。

  

  次日,《新华日报》发表短评《坚持团结抗战回答敌人轰炸》,号召全国人民团结起来。文章写道:“谁个在敌人飞机炸弹下低头屈服,谁就不是好汉!谁就不是中华民族的优秀儿女!谁就将是全民族的罪人。”

  

  《新民报》亦撰文称:“市区里热闹的场合,在昨天敌机着(疯)轰炸下形式上是被毁灭了,但这是物质上的牺牲,我们精神仍是焕发的,敌人如此的残暴,只有坚强我们民众抗战决心。”“炸后重庆,在集中人力之下,各方面的秩序都完全恢复,所遗留的仅是敌弹造成的废墟,那是叫:‘重庆市民记住,这个血仇我们是要报复的’。”

  

  这次惨案为人们敲响了警钟,也发现了存在的问题。但是,由于当局为政者的麻木,未对防空措施进行积极改进,次年又发生了“6·5”大隧道惨案,损失巨大。

  

  中国空军全力阻击日机

  

  1940年6月12日,轰炸重庆的日机共计114架,分别来自日本陆军第三飞行团第60飞行战队(36架)、日本海军第13航空队(27架)、第15航空队(23架)、鹿屋航空队(17架)、高雄航空队(8架),以及日本陆军第三飞行团的侦察机队(3架)。按照部署,第60飞行战队空袭的重点是重庆江北地区,第13航空队空袭的重点是重庆城区中央部分,第15航空队空袭的重点是川东师范(通远门外石马岗)及以北地区,鹿屋和高雄航空队空袭的重点是重庆城区东部和江北区南部。

  

  得知敌机大批来袭,中国空军立即电令驻防成都地区的第3、第5大队,派遣E-15战斗机3架、E-16战斗机5架增援重庆,配合驻重庆的主力部队第4大队作战。

  

  上午9点44分,重庆拉响了防空警报。10点10分,又发出紧急警报。10点30分,驻渝空军第一路司令部命令空军第18中队霍克75战斗机1架、第4大队霍克Ш战斗机5架和E-15战斗机9架、第5大队战斗机2架,由广阳坝机场起飞升空警戒。11点55分,命令空军第4大队和第5大队的E-15战斗机5架、E-16战斗机7架,由白市驿机场起飞迎敌。一场空中战斗,即将打响。

  

  第4大队第22中队队长张伟华率领5架霍克Ш战斗机,率先在重庆东南方的小观音桥上空发现日军轰炸机。张伟华一面向地面指挥部报告,一面向敌机群发起第一次攻击。脱离后,张伟华见两架敌机落后,紧盯其中一架,从侧面向其攻击。追至合川上空,见该机似已受伤,又趁势连续攻击三次。此时,第24中队队员伍国培驾驶E-16战斗机赶来,加入战斗。两人追敌至广安,直到敌机渐渐下沉,机身冒出黑烟。

  

  混战中,张伟华的僚机队员吴振猷(右)和黄光耀(左)与长机失去联系,各自为战。吴振猷在南山东南上空与敌机遭遇后,将目标瞄准敌领队机射击。正待发动第二次攻击时,一架友机从他机头前方倏然掠过,挡住了视线,转眼间敌机飞远,他追至磁器口上空无获。而黄光耀随张伟华对敌机群发动第一次攻击后,又在其右侧进行了第二次攻击,并追敌至合川、武胜之间,因地形不熟,返回重庆。途中,黄光耀遭遇另一批敌机,由于高度不够,距离过远,虽射击一次,未能奏效。

  

  第22中队分队长龚业悌率僚机队员王廷龄驾机升空后,发现敌机30余架由东南方向飞来。两机立即由前方占位,龚业悌瞄准敌机群左翼中队的领队机发射百余发子弹,因攻击过猛,飞机向右侧方脱离时,差点与敌机相撞。王廷龄瞄准敌机群第3中队第3小队的长机,攻击后脱离,他与龚业悌失去了联络,各自为战。

  

  由第4大队第21中队副队长柳哲生率领的6架E-15战斗机,奉令跟在霍克Ш机队后面。得知敌机从东南方向逼近市区,柳哲生摇动机翼通知僚机,成队向敌机前方占位,距800米左右开始射击。僚机队员李宿光随柳哲生展开第一次攻击时,因飞机方向舵操纵系统被敌弹击坏,被迫退出战斗。

  

  柳哲生在第二次进攻后,因无法追上远去的敌机,返回重庆市区上空,与2架E-15和3架霍克Ш战斗机汇合,重新编组,继续搜寻敌机。不久,得知第二批敌机进入大中坝上空,我机前往拦截。柳哲生的战机飞行高度为5200米,占有高度优势,当即迎头冲过去。在攻击过程中,他的战机被敌弹击中,碎片伤及左腿,仍带伤坚持战斗。

  

  第21中队分队长司徒福率领第2分队3机升空后,随第1分队3机成队形向敌机发动了首轮攻击后,各自分散,从不同方向朝敌机群发动猛攻。在他们密集火力之下,敌机群第2中队领队机及第2中队第3分队3号机被击伤,冒出白烟。

  

  第4大队第23中队队长王玉锟率5架E-15战斗机(内有2机属第5大队第29中队)升空后,发现一批敌机由东南方向重庆市区上空飞来,当即向敌机群发动正前方攻击,并展开追击。这时王玉锟收到地面指挥部无线电命令,要他带队返回市区上空警戒。不久,果然又发现敌机,王玉锟选定敌机群第1中队领队机,发动迎面攻击。紧接着另一批敌机呼啸而来,这一次,王玉锟将目标锁定敌机群的总领队机,在完成射击后,从敌机群下方飞过。王玉锟的僚机队员郑松亭和温炎,在完成第一次攻击后,均脱离。3机分散,各自寻找目标作战。

  

  第5大队第29中队分队长孔叔明与僚机队员陈梦锟形成两机组合,随王玉锟编队作战。孔叔明从正前方、下方等角度,三次向敌机群发动攻击。陈梦锟见锁定目标累击不中,遂加大速度欲撞机,因敌机躲避,仅机翼撞及。此时陈梦锟的战机受伤,操纵困难,只得迫降广阳坝机场。

  

  空军第18中队分队长古恒驾驶霍克75战斗机,率领E-16战斗机群于上午10点27分由白市驿机场起飞,在重庆市区上空巡逻警戒。11点45分,空军第5大队第26中队副队长杨孤帆,率领E-16战斗机7架(内有2架属第4大队第24中队),由白市驿机场起飞,在市区上空与古恒等会合。在与敌交战中,杨孤帆驾驶的战斗机遭密集火力射击,不幸头部受伤,失去操纵的飞机直线下坠,当他清醒时,飞机高度仅600米。他奋力恢复操纵,将飞机飞回机场降落。杨孤帆的两僚机队员王云龙、祝瑞瑜在他受伤迫降后,留在空中继续作战。

  

  第5大队第26中队分队长张唐天与队员刘宝麟形成两机组合,升空后,先后四次向敌机群发起冲击。在进攻过程中,张唐天驾驶的战斗机油箱中弹,刘宝麟驾驶的战斗机左翼中弹,两人仍坚持战斗。

  

  第4大队第24中队队员陈少成与伍国培形成两机组合,迎击敌机。空战中,陈少成的飞行眼镜被风吹落,仍顽强追击,直到射击目标中弹冒出白烟。伍国培在攻击过程中,击伤敌机1架,他的飞机亦中枪弹1发。

  

  第3大队副大队长罗英德奉命率领E-15战斗机2架、道格拉斯战斗机1架(队员张锟驾驶的道格拉斯战斗机因临时出现故障未同时起飞,随后赶到重庆)从成都驰援重庆。中午12点11分,他们经过合川上空时,发现一批敌机,罗英德与僚机队员周培恭加足马力追击,由于距离较远,未及有效射击范围,两机返回重庆市区上空。此时,敌机群已完成投弹远去,罗英德、周培恭与赶来的张锟会合后,返回成都。

  

  第5大队第27中队队长谢荃和奉命率领E-15战斗机5架,经遂宁增援重庆。他们赶到时空战已结束,当日返回成都。

  

  次日,重庆市各大新闻媒体对“6·12”空战进行了报道,并让重庆市民第一次知道了陈梦锟、杨孤帆、柳哲生等一批空军健儿的名字。其中,《新华日报》刊文《我英勇空军昨击落敌机七架》,较详细地记录了空战的过程。

  

  万州保存的珍贵空战资料

  

  根据日本国立公文图书馆亚洲历史资料中心保存的《百一号作战之概要》记载:当天(1940年6月12日),日本海军第13航空队27架轰炸机遭到中国空军4架战斗机攻击,第15航空队23架轰炸机遭到中国空军9架战斗机攻击,鹿屋航空队和高雄航空队25架轰炸机遭到中国空军4架战斗机攻击,海军航空队各个编队均遭到中国地面防空炮火的猛烈射击。陆军第3飞行集团第60战队36架轰炸机遭到中国空军28架战斗机攻击,在交战中,日方击毁中方空军飞机18架,“自爆”2架。

  

  值得注意的是,在日方所有著作、档案资料中,飞机被击落从来不用“击落”一词,而用“自爆”,以自欺欺人的方式歌颂所谓的“武士道”精神。然而,该资料在事实上承认了日本陆军航空队当天被击落飞机2架。所谓击毁中国空军飞机“18架”,则是谎报战果。

  

  关于日本海军航空队与中国空军当天交战的情况,现已很难找到全面的资料。根据同样保存在日本国立公文图书馆亚洲历史资料中心的日本海军第13航空队《重庆攻击战斗详报》记载:当天(1940年6月12日),该航空队出动96式陆上攻击机27架,分3个中队,第1中队指挥官为中村源三大尉,第2中队指挥官为奥山正市大尉,第3中队指挥官为中井一夫大尉。总指挥官为城英一郎中佐。该航空队10点25分在汉口机场上空集合编队,下午1点05分以4900米高度飞过涪陵上空,下午2点37分进入重庆市区上空投弹。在轰炸过程中,该航空队遭到我方地面高射炮部队的猛烈射击,并与中国空军5架E-15战斗机交战。最后,该航空队第1中队5机被高射炮弹击中,1机被中国空军战斗机击伤。

  

  由日本出版的《司令部侦察飞行队》(河内山让著,丛文社,1988年)一书,还记载了中国空军飞行员陈梦锟撞机这一事实。被撞击的飞机属日本陆军第3飞行集团第60战队,驾驶员是佐伯明中尉,他驾驶一架97式重型轰炸机,遭到撞击后在机翼根部留下深深的凹痕。佐伯明自称,当时“不知所措,两眼一抹黑”。

  

  由日本防卫厅防卫研修所战史室编著的《中国方面陆军航空作战》(朝云新闻社,1974年),则记载:“12日(1940年6月12日),来自运城和汉口出发的司令部侦察机报告,天气情况和重庆附近敌机场情况良好,为攻击部队的进攻可提供支援。飞行第60战队的36架飞机实施了攻击,在万县上空外侧有两机空中接触,坠毁在西南地区。攻击部队在轰炸前,排除了28架敌机来自前方的攻击,于14点16分,从4000米的高度实施轰炸,全弹击中江北县街道内。空战中击毁(中方飞机)13架,另外7架不确定。其中一架逃离时,与97式重爆机左翼挂撞,空中解体坠毁,我机损伤轻微,左翼前端挂着敌机的翼布返航。我方损伤4架,中弹18架。”

  

  文中提及2架在万县上空所谓“空中接触”的轰炸机,实际上是被中国空军重创后飞至万县坠落,根本不是所谓“撞机而坠毁”。空战中,日方击毁中方飞机13架,另外7架不确定,同样是为了掩盖损失而谎报战果。

  

  1940年6月13日,万县防空司令部派人到辖区现场,找到两架在“6·12”空战中坠毁的敌机残骸,当年形成的报告,至今保存在重庆市万州区档案馆。现转载如下:

  

  报 告

  

  (6月15日于防空部)

  

  窃查职等于本月13日由万率队赴武陵敌机坠落地点,捕缉脱逃敌人,午后到达目的地后,即前往侦查一切,经过情形,业于同日电呈在案。昨日复会同空军15站黄站长,暨机械士数人,前往详查,经多方考核,确悉坠落敌机,实系两架,均为97式重轰炸机,经我驱逐机(战斗机)追逐,击中要害,一架焚毁半边,降落冉家沟(38保)塘内,半边分坠附近山坡,一架机身同机尾爆裂两段,降落罗家坉田内(37保),机身毁坏、机翼分裂。冉家沟方面敌机,因油缸爆[炸],机中人员血肉横飞、手足四飚,仅塘内遗焚烧全尸3具,附近张降落伞跌死尸身一具(民众恨之入骨,已切为数段)。罗家坉降落敌机,遗尸两具,昨日复于机身中清获一具。因拆卸工作未竟,塘水未除,详细数目,尚难清悉。据黄站长及机械士判断,驾驶人员,绝无生存可能。职等复传集保甲,点团搜山,仍无踪迹可寻,遂于本日午正率队返万。除将机关枪先行撤卸7架,连同重要部分、暨在保甲手(中)清获德国连枪壹枝、小手枪叁枝,搬运回万,交由15站保管,预备日后陈列展览,其余未拆部分,交由15站负责拆卸外,理合将连日经过暨办理情形,报请钧座鉴核示遵!

  

  谨呈。

  

  专员兼副指挥官闵

  

  职 黄笃生 田维一

  

  由日本伊泽保穗所著《日本陆军重爆队》(现代史出版会株式会社,1982年)一书记载,这两架遭中国空军战斗机重创而坠毁的轰炸机,隶属于日本陆军第三飞行集团第60战队第3中队,驾驶员分别为得林隆曹长和永野武一曹长。

  

  作者/唐学锋 邹 义

  

  原文刊载于2019年2期《红岩春秋》杂志

 

热门文章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