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建业与电力公司地下党支部

来源: 红岩春秋   编辑:杨洋 2019-02-15 09:21:46

  许建业(1920-1948),中共重庆市委委员、工运负责人,小说《红岩》中许云峰的原型人物。他以重庆电力公司地下党支部建立的至诚实业公司为据点,在全市重点产业、企业发展党员,建立、健全党组织,组建了全市工运系统,有力地推动了工人运动的发展。

  

  负责工运工作

  

  许建业,原名许明德,又名许明义、许立德,曾化名杨清、杨绍武,四川邻水人。1938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先后任中共邻水特支委员会组织委员、特支书记。同年底,中共北碚中心县委为加强重庆地区的职工运动,将许建业调到重庆,以天府煤矿白庙子绞车站管理员的职务为掩护,从事工运工作。

  

  1939年4月中旬,北碚中心县委指示许建业利用“五一”劳动节的机会,组织罢工斗争,争取工人的合法权益。许建业利用晚间给工人上课的机会,宣传“五一国际劳动节”的由来及全世界工人争取权益的斗争,并发动、组织工人以自动放假过节的形式,开展罢工斗争,最终取得胜利。从此,天府煤矿工人争取到“五一”劳动节放假一天或补发工资的权利,工人们因此对许建业更加信任和拥护,矿区工人运动由此打开局面,且迅速发展。

  

  1941年后,许建业在中共川东特委工运委员的领导下做海员工人的工作。他深入民生轮船公司,组建多个专业的海员工会,发展党员,并组织开展抗日救亡运动和工人运动。

  

  1943年夏,许建业在中共巴县中心县委的直接领导下,先后以朝天门粮食仓库和沙湾仓库会计身份为掩护,从事工人运动。他还担任巴县中心县委书记萧泽宽的交通员,负责中心县委向中共中央南方局的请示汇报工作。外地来渝向南方局汇报请示的同志也由他负责联系护送。据中共泸县中心县委书记廖林生回忆,1945年8月,他到重庆向南方局汇报工作时,先找到萧泽宽,再由萧泽宽指示许建业护送去八路军重庆办事处。

  

  1947年10月,中共川东临时工作委员会成立,许建业任重庆市委委员,负责工运工作。为便于开展工作,重庆市委要求当时党组织力量较强、群众基础较好的中共重庆电力公司党支部安排许建业的职务。

  

  到电力公司任职

  

  重庆电力公司成立于1935年1月,是由官僚、军阀、银行资本家投资建设的民营股份制企业,也是当时西南、西北地区和重庆市最大的电力企业。中共重庆市委对重庆电力公司十分重视,先后在此发展党员,建立党支部,组织开展一系列革命活动。

  

  1939年1月,中共中央南方局在重庆成立后,南方局青年组为进一步加强领导,派周力行等党员到电力公司工作。从1939年到1945年,先后发展刘德惠、邓兴丰、何敬平等人入党。1946年2月,中共重庆电力公司党支部成立,周力行任支部书记,刘德惠任生产据点(公司生产单位)小组长,何敬平任组织委员。4月30日,周力行调任中共四川省委民运部青运组长,上级党委指定刘德惠代理支部书记。

  

  1947年夏,重庆电力公司党支部为筹集活动资金,建立活动据点,筹建了“至诚实业公司”。为便于掩护,至诚公司特地邀请电力公司会计课长黄大庸任董事长,聘请进步青年刘祖春任会计,以民营企业身份,经营猪鬃、棉花、煤炭等货物贸易。刘德惠担任专务董事,负责财务稽核,便于掌控财务,吸收游资,供给党的经费需要。电力公司党支部接到重庆市委要求安排许建业职务的指示后,决定“聘请”许建业担任至诚公司会计主任。许建业上任后,有了公开合法的身份,加之一个人住在公司,十分安全隐蔽。他化名杨清继续组织开展工人运动。

  

  至诚公司也成为重庆市委的一个重要联络点,当时市委书记刘国定、副书记冉益智常到至诚公司与许建业研究党的工作。川东临委秘书长萧泽宽也来这里与许建业商议支援川东农村武装斗争的人员和物资转运工作。许建业积极动员重庆市工运干部20多人到川东农村开展军事斗争,并筹集武器、电台以支援川东游击队。

  

  许建业利用在至诚公司工作的便利条件,有力推动了电力公司的地下革命斗争。至诚公司会计刘祖春,在他的教育帮助下,主动投身革命,积极为党筹措经费,传递和散发《挺进报》,掩护党的地下活动,成为发展党员的重点对象。

  

  血与泪的教训

  

  1948年4月1日,任达哉(中共党员)被捕叛变,供出他的领导人老杨(杨清,即许建业)。

  

  4月4日,任达哉带领特务在约定的接头地点——磁器街嘉阳茶馆,将许建业逮捕。特务头子徐远举先以高官厚禄利诱招降,许建业一身正气,不为所动。徐远举恼羞成怒,对他连续酷刑逼供,他坚贞不屈,未向敌人吐露任何线索。徐远举只得命令将他押至单间牢房监管。

  

  当晚,许建业不仅饱受全身创伤带来的剧烈疼痛,更令他心急如焚的,是他存放在至诚公司住所的党内文件和自传。他必须尽快通知狱外同志将其转移、烧毁,如果被敌人搜查到,那将给党造成极大的损失。

  

  这时狱中只有管狱班长陈远德一人。陈远德外表和善稳重,实则十分奸诈。他假装是被抓来的穷苦百姓,对许建业表示同情、崇敬,主动愿为其效劳,但要得到报酬。

  

  许建业急于处理机密文件,来不及仔细分析,就轻信了陈远德。他托陈远德送一封信给刘德惠,要刘将宿舍皮箱内的东西处理掉。同时,还给母亲写了一封信:“亲爱的母亲,我被疯狗咬着了,我决心以死殉党,我死是光荣的,你不要惦记我。”他告诉陈远德,信送到后,收信人会给他酬劳,并安排职业。

  

  陈远德满口答应,出狱后即向徐远举报告。徐万分欣喜,立即派特务包围至诚公司,从许建业住所床下的箱子里搜出一些同志写的入党自传和党内机密文件,徐远举按照其中单位、人名等信息在全市展开搜捕。

  

  4月5日早上,刘德惠和何敬平在上班途中被捕,关押于渣滓洞监狱。

  

  4月6日早晨,不知许建业已被捕的刘国定,去至诚公司找他商议工作时,被监守的特务逮捕。在酷刑的威逼下,刘国定供出了参加达县武装起义失败后撤退来渝的李忠良、余天。特务立即在南岸海棠溪永生钱庄逮捕了李、余。审讯中,余天未吐露党的机密,李忠良却立即叛变,出卖了梁大达武装起义领导人邓照明、王敏等,还指认余天是“虎南二月暴动”的领导人邓兴丰,邓当晚即被关押于渣滓洞监狱。

  

  4月7日,刘祖春在去重庆电力公司沙坪坝供电办事处工作时被捕,关押于渣滓洞监狱。

  

  5月15日,电力公司地下党交通联络员、鹅公岩电厂煤场管理员周显涛在去电厂上班途中被特务逮捕,关押于渣滓洞监狱。

  

  至此,重庆电力公司地下党支部的党员骨干相继被捕,党支部组织遭到破坏,不得不停止活动。

  

  许建业得知因自己轻信误判,给党带来不可弥补的重大损失后,内心万分悔恨,强烈自责。他先后三次碰壁自杀,均被特务阻止未成。此后,不论敌人如何残酷刑讯,他都怒目痛斥,不吐一字。敌人无计可施,于同年7月22日,将许建业和梁山地区我党军械修理厂负责人李大荣一起作为重要政治犯公开杀害于重庆浮图关。在去刑场途中,他们慷慨高唱《国际歌》,高呼革命口号,场面极其悲壮,路边群众为之动容。

  

  许建业慷慨就义的英雄壮举,有力地鼓舞了狱中同志的革命斗志。被关押在白公馆监狱的重庆新市区区委书记许晓轩当即写下《吊许建业烈士》一诗:

  

  噩耗传来入禁宫,悲伤切齿众心同。文山大节垂千古,叶挺孤忠有古风。十次苦刑犹骂贼,从容就义气如虹。临危慷慨高歌日,争睹英雄万巷空。

 

渣滓洞监狱中使用的刑具_meitu_1.jpg

渣滓洞监狱中使用的刑具

  电力英烈的狱中斗争

  

  被捕入狱的电力公司中共党员和革命青年,在残暴的特务面前始终坚贞不屈,英勇斗争。

  

  邓兴丰是川东游击队第13支队政委,属“重要政治犯”,特务对其残暴刑讯,他始终不吐一字。敌人无奈,将其从渣滓洞监狱转移至白公馆监狱。194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的喜讯传到监狱,他和狱中同志连夜赶制红旗,举行庆祝活动。10月28日,王朴、陈然等同志被国民党枪杀于大坪刑场,邓兴丰义愤填膺,和狱中战友绝食三天,抗议暴行。11月14日黄昏,邓兴丰和江竹筠等30位革命志士被特务杀害于中美合作所电台岚垭。

  

  刘德惠是电力公司地下党支部代理书记,特务严刑逼供,要他交待支部党员名单,他不低头,坚决保护党的机密和党员安全。1949年夏,狱中卫生条件恶劣,流行痢疾,他想法让家人送来药品为战友治疗,身处险境仍关心同志的安危。

  

  何敬平作为电力公司党支部组织委员,掌握着支部党员和党外积极分子的信息,但他始终不吐露一字。1949年1月29日,他和刘振美等20位同志在狱中成立“铁窗诗社”,用战斗的诗篇相互鼓舞。他写下著名诗篇《把牢底坐穿》,这首诗经难友周宗谐谱曲,在狱中广为传唱。

  

  周显涛是党的交通联络员,担任传递情报和联络工作,掌握党的机密。他在牢中受尽折磨,并未消磨斗志,对革命前途始终充满希望。正如他在遗存的照片上所写的那样:“希望是属于未来,希望是人类前进的导引,让我沉默地希望吧!”

  

  刘祖春是进步青年,被捕后,敌人认为他年轻好对付,便以金钱引诱,企图打开缺口。他不为所动,不透露半点机密,特务遂施以酷刑。他被打得遍体鳞伤,仍不屈服。他热情关心狱中难友,争做脏活、重活,难友夸他是优秀革命青年。

  

  1949年11月27日,在刽子手的屠刀下,刘德惠、何敬平、周显涛、刘祖春等革命志士牺牲于渣滓洞监狱。

  

  重庆电力公司骨干党员相继被捕入狱,党支部遭到严重破坏,未遭逮捕的党员均转移隐蔽,停止活动。但革命火种并未熄灭。

  

  1949年11月下旬,重庆电力公司按照中共川东特委的指示,组建了公司总部和所属3个电厂共4个工人护厂队。护厂队日夜操练、巡护,与前来炸厂的国民党军警特务进行了英勇机智的斗争。最终,大溪沟电厂、弹子石电厂得到完整保护,鹅公岩电厂只有一台锅炉被炸毁,卢树清、彭子清等工人被炸牺牲。

  

  12月24日,电力公司举行了 “重庆电力公司殉国烈士、护厂死难工友追悼大会”,以追悼革命烈士刘德惠、何敬平、周显涛、刘祖春和卢树清、彭子清等人。

  

  作者/邓颖

  

  原文刊载于2019年1期《红岩春秋》杂志

 

 

热门文章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