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多工作还等着我做,我不能倒下!”

来源: 重庆日报   编辑:周瑞丰 2018-07-24 09:22:56

2018-07-24-0045.jpg 

 

  今年48岁的陈进初,初中一毕业就进入巫溪县水务局投身水利工作。近30年来,他先后担任过巫溪县双通饮水工程的质检员、水务局河道管理站站长。2013年,由于高强度的工作他被确诊患上慢性粒细胞白血病(以下简称慢粒),这让他一度想放弃自己的生命。

  

  经过两年多的治疗,病情稳定后,他不顾家人反对,又担任起尖山村“第一书记”,至今仍奋斗在脱贫攻坚一线。他说:“多亏国家政策好,我才看到了治病的希望,我感受到社会各界关爱,我要主动回报社会!”

  

  为了工程安全

  

  他多次纠正施工问题

  

  1989年,陈进初进入巫溪县水务局参加工作,成为了一名水管站职工。

  

  次年,陈进初便参与了巫溪县当时投资规模最大,也是该县首个中型灌溉工程——双通饮水工程,从双阳乡取水,引至该县最缺水的通城地区。

  

  1997年,在迎接年底安全检查期间,本就感冒的陈进初,还因当地气候寒冷、干燥,以及海拔落差大,造成鼻内血管破裂,流血不止,在医院住了17天。

  

  恶劣的工作环境并没有打倒陈进初,最让他感到头疼的,是当时人们薄弱的安全意识。为此,他多次在工地上纠正施工中存在的各种问题,特别是同事的不安全工作行为,“我那时几乎天天都在跟人吵架,没办法,为了安全,我必须得逗硬!”陈进初说,那几年,他在工地上亲眼目睹过的安全事故不在少数,这让他在工作中更是不敢有丝毫懈怠。

  

  与病魔斗争

  

  为了家人,他选择坚持

  

  2013年初,陈进初开始担任河道管理站站长一职,负责整治大宁河非法采砂行为。那段时间,他几乎是没日没夜地在工作,晚上一接到举报电话就得立刻出动。

  

  也是在那段时间,陈进初的体重从140多斤掉到了110多斤,还出现脱发、头晕等一系列症状。没办法,他只得放下工作,到医院进行检查。

  

  可让他没想到的是,医生告知他得了慢粒。这个结果犹如晴天霹雳,让陈进初久久回不过神。

  

  “医生告诉我,我这病是短时间内因工作压力过重或惊吓过度,导致的基因突变引起的。”陈进初说,骨髓移植的高额治疗费让他望而却步,最终他只能选择用药物保守治疗,“可12000元一盒的格列卫,也并不便宜。”

  

  2015年,经过两年多治疗,陈进初身体逐渐有了好转。那一年,格列卫又被纳入医保范围,一年药费降至12000元,这让陈进初一家人看到了希望,“多亏国家政策好,不然我自己真要没信心了。”

  

  向贫困“宣战”

  

  他带领干部翻山越岭找水源

  

  也是在那一年,新一轮脱贫攻坚工作开展,需要各单位派驻一名驻村“第一书记”。“我回报国家的机会来了!”得知此事的陈进初不顾家人的反对,主动向领导要求前往扶贫一线。

  

  9月6日,单位的通知还没下发,陈进初就动身赶往尖山村。一进村,他就摘掉了自己的口罩,“村民们连我的脸都看不清,怎么能信任我?”

  

  尖山村海拔930-1600米,属于典型的高寒山区,基础设施落后,饮水、住房得不到保障,是脱贫的难点所在。为让村民们相信他这个白血病人一样可以带动他们脱贫致富,陈进初决定从自己的本职工作开始着手,为群众尽快解决用水问题。

  

  通过向村里的老人请教,再经过严格筛选,陈进初带着村里的干部们翻山越岭,终于找到了4处水源。此后,又铺设了近50公里的管道,最终尖山村村民的用水得到了保障。

  

  如今的陈进初,身体情况越来越好,体重已恢复到了140多斤,皮肤开始有了血色。“我现在还是湾滩河水利水文站的站长,许多工作等着我做,我得照顾好自己,不能倒下!”陈进初笑呵呵地说。

热门文章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