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 部

村里来了中科院博士

  • 时间:2020-01-09 编辑:陈怡璇 来源:今日重庆网
摘要:“2019年,移栽到荣昌七宝岩村试验田里的三七很成功,试采挖成效初显。”

  “2019年,移栽到荣昌七宝岩村试验田里的三七很成功,试采挖成效初显。”

 

邓德山

 

  中国科学院昆明植物研究所博士,主要从事药用植物三七的异地栽培,三七原产地道地性研究。从2018年开始,在重庆荣昌、潼南浅丘地区大规模发展三七种植。

 

 

  走进荣昌区昌州街道七宝岩村,瞬间就被三片黑色篷布覆盖的坡地吸引。

  这些篷布,被一人多高的塑料管划分成了无数个小方格,看上去整齐划一。

  坡地旁,一个身穿黄色羽绒服的中年人正对着棚子比划,他从地上挖了一块泥巴,在手心里捏了捏,眉头一皱说,“把七宝岩区的三七荫篷顶部全部打开,让土地透下气,杀杀菌。”

  说话的人叫邓德山,中国科学院昆明植物研究所博士,他在这里指导中药材三七的科学种植。

 

正在施工的三七荫棚

 

  浅丘里的意外之喜

 

  2019年11月下旬,正是在这一片三七试验田里,邓德山让村民们采挖了2018年8月移栽到此的第一批三七。

  “那次试采挖有两个目的,一方面是让三七合作社社员练练手,以保证今后采挖的三七品相足够好。另一方面,我也想让社员们增强一些信心,大家此前不太相信重庆能够种三七。”

  在七宝岩村“三七种植指挥中心”,院坝的屋檐下,放着一个大桶,里面用清水浸泡着那次采挖的三七。邓德山说,这些三七清净晾干后,就会被送到签约的药厂。

  邓德山小心翼翼地从桶里捞出几颗三七,“你看,这些参形的三七多漂亮。”邓德山不断调整手上三七的角度,对着光线反复打量,一边给围在身边的学生“上课”,“来,大家都说说,这些根中,哪些是主根?”

  邓德山告诉我们,从植物的特性来看,三七喜欢低温,适合生长在高海拔地区。他原本以为这里的三七产量不会太高,但事实恰恰相反。

  早在荣昌三七的展叶期,邓德山就发现,三七长势很好,从试采挖的情形看,确实不错。

  特殊的“出师考试”

  每年这个季节,都是邓德山最忙的时候,因为三七进入了播种期,是造园的关键阶段。

  采访中途,邓德山不放心山上新基地的造园工作,叫上学生们就朝基地走去。

  七宝岩村的山坡上,还有不少地方正在搭建三七荫棚。随行的陈锐告诉我,七宝岩基地和龙舌嘴基地种植面积目前共有180亩,向家坳还有135亩在建。

  陈锐是邓德山的学生,也是荣昌三七生产区域负责人。他在2015年就跟着邓德山学习三七种植技术,这次由他独立负责荣昌区域,算是一次“出师考试”。

  “每年让我来救急的次数控制在两次以内。”这是邓德山提出的“出师考试”基本要求。一年多时间下来,陈锐只让老师来救了一次急。那次,他的三七遭遇了细菌和真菌的交叉感染。

  “出师考试”最难的“题”,要数无间隔的连作,就是三七采挖后紧接着播种。因为通常情况下三七收获后的土地,需要休耕20年左右才能再次种植,否则易发生病害,甚至造成绝收。

  虽然邓德山带领团队在2015年就破解了三七连作的难题。但在荣昌还是第一次实现。邓德山说,把陈锐培养了出来,是2019年特别开心的一件事。

 

已建成的三七荫棚

 

  惠及更多老百姓

 

  邓德山的三七种植在川渝已有10个产区,29个生产园区,但在荣昌,第一次有了村集体资金的进入,“七宝岩村党支部书记邓广强给了我不一样的村干部印象。”邓德山说,去年在这里造园时,邓广强就常跟在身边,也不多话,就静静观察,“像个监工一样,前前后后八个多月。”

  彼此熟悉后,每次见到邓德山,邓广强都会甩出他的疑惑:“三七不是云南的吗?”“我们村真能搞出三七产业吗?”……

  为了打消疑虑,邓广强甚至请来了曾在云南种过三七的朋友,来七宝岩村“验货”。

  看到村里真种出三七后,邓广强当起了基地的“义工”。

  邓德山看上了七宝岩村龙舌嘴以及向家坳坡地,邓广强二话不说,主动协调村民顺利流转土地。工地缺少工人时,邓广强还为邓德山广播寻工……

  2019年9月,邓广强主动找到邓德山,提出将村集体资金入股三七产业的想法,“这是我们村的村集体资金,看能不能投入进来。”

  邓德山欣然接受了邓广强的想法,“三七产业化发展,如果只靠民间资本,无法真正做大。我们把技术拿出来,为周边农户提供技术支持,才能惠及更多的老百姓,共同做大重庆的三七产业。”

 

  文:今日重庆记者 高维微

  图:刘汪洋、受访者提供

版权所有·今日重庆传媒集团
地址:重庆市渝中区中山四路81号1幢
邮编:400015
渝ICP备:1200099 渝公网安备:50010302000322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50120190002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3-638916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