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 部
  • 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2019

海拔1200米上的“填空”题

  • 今日重庆网 2020-01-15 00:57

  重庆 2019 年获批全国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整市推进试点,目前 5219 个村、32295 个组完成经营性资产股份合作制改革,累计确认集体经济组织成员 1685 万人(次),量化资产 182 亿元,基本实现了农村集体资产归属清晰、保护严格、监管有力。在此基础上,累计投入财政资金 10.44 亿元,通过产业带动、资源开发、服务创收、租赁经营、项目拉动等多种途径,发展壮大村级集体经济。2019 年,预计有 6918 个村实现集体经营收入、占 77.6%,比 2018 年提高 21.9 个百分点,农村集体经济“空壳村”正逐步有序消除,农村集体经济发展活力显著增强。

 

彭水县三义乡瓜蒌基地

 

  五丰村,彭水县三义乡最偏远的行政村之一,处在大山深处,村委会所在地海拔近 1200 米。

  这里,也曾经是农村集体经济的“空壳村”,摆在面前的一大难题,正是“填空”题——填农村集体经济的“空”。

  用什么填?怎么填?谁来填……2019 年 1 月 26 日,这是五丰村人都记得的日子,世居此地的村民们,第一次分红了。

  这是发展村集体经济给村民们带来的红利。

 

金灿灿的瓜蒌

 

当地还利用瓜蒌基地发展养蜂业

 

  金瓜蒌

 

  2019 年 12 月 19 日,下午 6 点 20 分。市发改委扶贫集团彭水县三义乡驻乡工作队队长王祖勋还在办公室忙碌。驻乡工作队其他队员所在办公室的灯,依旧亮着。

  王祖勋喜欢讲笑话,不过,他给我讲的笑话满是心酸。他说到三义乡的贫困程度——耗子进去找食,转了三圈,最后含着眼泪出来,感叹“一贫如洗”。

  三义乡是重庆 18 个深度贫困乡镇之一,2014 年贫困发生率高达 37.7%。到了 2017 年,这个数字下降到11.6%。现在,三义乡的贫困发生率是 0.2%。

  我这次要去的,是三义乡的五丰村。五丰,并不是三义乡农村集体经济发展得最好的村。

  通往村里的都是水泥路,扩宽工程还未最后完工。驻乡工作队的高万宇给我打预防针:“算是三义乡最远的村了,从乡里过去要 40 分钟。”同行的五丰村第一书记马林补了一句:“跟石柱和湖北利川交界,翻座山就是利川的文斗乡。”

  我没有直接进村,而是在村口转上了另一条水泥路。道路两旁,成片用水泥桩子撑起的棚架上,爬满了枯萎的藤蔓。

  这是瓜蒌的藤蔓。2019 年的瓜蒌,已全部采摘销售。

  瓜蒌是一种经济效益较高的中药材,五丰村现在种了 300 亩,是彭水县康丰中药材种植股份合作社的产业,五丰村每户都有 1 ~ 20 股的股份。精准识别出来的贫困户,每户额外免费赠送 1 股。

  现在,五丰村的瓜蒌还只能直接卖鲜瓜蒌,当下的市场行情是每斤 8 毛钱。再加上目前尚未到丰产期,2019 年的产量只有 172 吨,收入 27 万多元。不过,村民传守菊还是很满意:“比去年嘛,还是多很多了。去年是第一年,没结好多瓜。”

  查询了一下资料,也印证了村干部的说法:瓜蒌丰产期正常情况下亩产 3500 斤左右。按现在的市场行情,仅是售卖鲜瓜蒌,每亩收入就可达 2800 元左右。

  这个项目启动时,花了 100 万元。除了财政补贴的50 多万元,村里还拿出了大约 15 万元,村民入股的股金约 27 万元。

  到了采摘期,瓜蒌是黄色的。销售后村民们都收入了真金白银,在他们眼里,就成了“金瓜蒌”。

 

 

集体经济分红

 

  大股东

 

  村民秦中发的家,就在一片瓜蒌地旁。孩子已在外省定居,孙子也在当地落了户,家里就他和老婆两人。

  这是位老党员,已有 40 多年党龄。

  在村里,他家算康丰中药材种植股份合作社的大股东,“村里说要搞,我们就入了 20 股嘛。”每股 900 元,秦中发以 11 亩土地第一年的流转费折算成部分股份,另外还掏了差不多 1.6 万元现金。

  有些村民私下里议论,说秦中发胆子太大了,“一点都不怕各人投进去的钱落空”。

  也有当着秦中发老婆的面“幸灾乐祸”的:“不得了,你是大股东。到时候看嘛,等你的钱回不来,看你啷个办。”结果被秦中发的老婆当面怼了回去:“你莫气我,等我分红的时候你莫要眼红。”

  马林说,刚开始发展村集体经济,老百姓缺乏信心也很正常,所以就不入股或者少入股。

  围着火炉闲聊,我问秦中发 2019 年可以分红好多钱?

  秦中发说:“现在还不晓得,要等村里算账”。不过,分红不是他这个大股东从瓜蒌里挣的唯一的钱。他和村里另外 15 户人家,各自都承担了面积大小不等的瓜蒌地的管护,他和老婆管护了 20 亩。按照管护面积和管护质量,以及管护费所占销售收入的比例,他会有一笔较为可观的收入。

  流转的 11 亩土地,从第二年开始每年每亩有 200元的流转费,一共也有 2200 元。

  他甚至还有跟瓜蒌有关的额外收入。在扶贫集团成员单位重庆市审计局的支持下,村里设了爱心公益超市,可以用瓜蒌管护的积分兑换各种日常生活用品,每一分相当于 5 块钱,管护得越好,积分越高。2019 年,老两口日常的米啊、油啊,都是用积分从爱心公益超市兑换的。

  “我家管的 20 亩,产出了 96000 斤,产量算高的。”秦中发以前种烤烟,收入比现在管护瓜蒌要高,“种烟太累,年纪大了,活路做不下来。搞这个(瓜蒌管护)还可以。”

  传守菊现在略略有了点后悔,加上流转的土地折算成股份,她家一共入股瓜蒌产业 6 股,“修房子花了 20多万,没得钱入股了嘛。”她把我领进“炉子屋”(有取暖炉子的屋子,记者注),说还好她家负责管护了 18 亩,每年还有一笔管护费收入。

 

发展产业,脱贫增收成为当地共识

 

  场与厂

 

  2019 年 12 月 20 日下午 4 点多,五丰村飘起了雪花。

  村旁一块平整出来的空地上,几名工人正在冒雪搭建一座厂房,主体框架已基本成型。

  这是五丰村瓜蒌产业的延伸。按每斤 8 毛钱的价格销售出去的鲜瓜蒌,完全没有附加值,五丰村人觉得“亏”了。建这座厂房,就是想村里自己做瓜蒌初加工,提高瓜蒌附加值。

  不只是瓜蒌的初加工,还包括老虎姜。

  如果不是深入瓜蒌地,绝发现不了瓜蒌架下面的地里,还埋着另外的秘密:黄精。当地老百姓喜欢称“老虎姜”,也是一种中药材。

  五丰村的黄精与瓜蒌套种,还没产出,不过五丰村人“多赚点钱”的想法已经在付诸实施——要把黄精初加工后再销售。

  我到五丰村的那天,村民秦中斌家里宰了 3 头黑猪。老秦自己办了个黑猪养殖场,2019 年出栏 100 头,基本上每头都有 300 多斤,黑猪的生猪价格一直稳定在每斤20 元以上。来帮忙杀猪的同村人开他的玩笑:“秦总,今年又搞了几十万哟。”

  秦中斌笑,邀请:“晚上来吃饭,今天摆 4 桌。”

  距秦中斌的黑猪养殖场 50 米远的地方,也就是在建的中药材加工厂房背后山坡上,一排新的猪舍已建好。这是村里建的,准备搞黑猪养殖合作社,跟秦中斌合作。

  我从村干部那里听到的黑猪养殖股份制,其中一种入股方式很新鲜:带猪入股。村民可以自己购买猪仔,交给养殖场统一饲养。出栏后,扣除人工和饲料费用,每头猪还有一笔不小的收入。

  贫困户购买猪仔,3 头以内,每头还可以享受 400元的补贴。

  地里的一些庄稼也有了就近变现的机会。村民可以将自家种的包谷、红苕等卖给养殖场,附带增加一笔收入。

 

  文:今日重庆记者 杨光毅

  图:彭水县三义乡驻乡工作队提供

编辑:陈怡璇
上一篇:把青春奉献在基层
下一篇:我的光影2019
版权所有·今日重庆传媒集团
地址:重庆市渝北区同茂大道416号
邮编:401120
渝ICP备:1200099 渝公网安备:50010302000642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50120190002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3-638916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