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重庆网
全 部
  • 当前位置:首页 > 动态

“13+1”共建格局形成一年来—— 西部陆海新通道跑出“加速度”

  • 重庆日报 2020-10-28 09:44

西部陆海新通道铁海联运荣昌班列抵达荣昌,标志荣昌区正式加入西部陆海新通道建设(摄于7月31日 刘汪洋 摄/视觉重庆)

  目前,西部陆海新通道的服务品类超过300类,辐射96个国家和地区246个港口,比去年增加了8个国家33个港口

  9月22日,广西壮族自治区政府副主席周红波率队来到重庆。双方就西部陆海新通道建设举行座谈会。

  渝桂都明确,要持续深入合作,共同把西部陆海新通道市场“蛋糕”做大,在新时代推进西部大开发形成新格局中展现新作为、实现新突破。

  10月9日,广东省湛江市市委书记郑人豪一行也来到重庆。他们在考察学习之余,也希望双方能在共建西部陆海新通道方面进一步沟通交流,深化各领域的合作。

  广西是西部的出海口,是与重庆一起最早倡议、发起西部陆海新通道的省区市之一;湛江不属于西部,却成为西部陆海新通道“朋友圈”里最新成员之一。

  去年10月,根据《西部陆海新通道总体规划》要求,西部12省区市、海南省、广东省湛江市在重庆共同签署协议《合作共建西部陆海新通道框架协议》(下称《框架协议》)。至此,西部陆海新通道形成“13+1”省区市合作共建格局。

  《框架协议》签署后,无论是广西这样的“元老”,还是湛江这样的“新人”,都在积极参与西部陆海新通道的建设。“一年来,在‘13+1’新格局下,西部陆海新通道的发展,呈现出更多的新气象。”市政府口岸物流办主任巴川江说。

  关系更密

  六省区市共建通道运营公司

  10月15日,第十一届泛北部湾经济合作论坛上,钦州国际集装箱码头正式宣布实现五方合作运营。

  合作的五方,分别是北部湾港集团、中国远洋海运集团有限公司、新加坡国际港务集团有限公司、成都交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重庆国际物流枢纽园区建设有限责任公司。

  五方为何合作?答案是:共建西部陆海新通道。

  广西钦州港是西部陆海新通道的重要出海港,钦州国际集装箱码头则是出海港重要的硬件基础设施。为推动西部陆海新通道建设,去年7月,五方携手组建合资公司,开启合作运营序幕。

  经过多次洽谈,五方在钦州国际集装箱码头的运营方案上达成一致。今年10月12日,五方召开整合后的第一次股东会,整合工作顺利完成。

  广西相关负责人表示,五方合作运营,标志着北部湾港的经营重点,从单一码头运营转移到生产业务数据信息共享、综合调度、港航服务水平提升,为西部陆海新通道发展注入新动能。

  合作,一直是西部陆海新通道发展的核心要素。“13+1”格局形成后,合作规模、范围均得到扩大,合作的形式也更多样化。

  “一年来,西部陆海新通道建设最明显的变化之一,就是各方合作意识更明显、行动更积极、举措更实际。”市政府口岸物流办副主任胡红兵说,以前各省区市合作,以沟通交流、产业合作、优势互补为主。如今的合作更深层次,融合更明显。

  6省区市共建陆海新通道运营有限公司,是合作成果之一。

  以前各省在建设西部陆海新通道时,都有相应的物流公司。比如重庆就有以中新南向通道(重庆)物流发展有限公司为平台运营公司。

  “13+1”格局形成后,提出“建立综合运营平台”,希望整合各方优势,共同组建培育壮大跨区域的综合运营平台相关要求。也是在《框架协议》签署当月,重庆与贵州、甘肃、新疆、宁夏4个省区达成合资合作共识。

  随后,重庆方面积极与各方协商沟通,拟通过融合资本、共享资源的方式,协同西部各省区市共同扎实推进西部陆海新通道海铁联运大平台组建工作。

  2020年3月,重庆、广西、贵州、甘肃、宁夏、新疆6省区市代表企业召开合资合作协商会议,决定合资成立陆海新通道运营有限公司。

  “后续,我们将加快推进区域公司建设,按照‘统一品牌、统一规则、统一运作’原则整合通道物流资源。”陆海新通道运营有限公司董事长王渝培说。

  辐射更广

  通道班列/班车数量提升明显

  今年7月,一批来自越南的高端木材,通过西部陆海新通道运至重庆国际物流枢纽园区,实现了越南木材在西部陆海新通道上“首运”。

  今年9月,一批进口鱼油从越南胡志明港出发,乘海船运至钦州港,再通过西部陆海新通道铁海联运班列抵达重庆清关。

  以西部陆海新通道为“媒”,重庆与越南的交往日益频繁。数据统计,截至目前,仅去程方面,重庆已通过西部陆海新通道向越南发送集装箱量6122箱,货值超过12亿元,位居通道所有目标国家第一位。

  这只是一个缩影。“13+1”格局形成后,西部陆海新通道发展进入快车道。各省区市都在利用自身资源优势,借力通道开拓国际市场。

  比如,贵州首发了西部陆海新通道外贸出口定制化专列,甘肃实现了西部陆海新通道沙特阿拉伯班列常态化运行,青海首次通过西部陆海新通道将纯碱售至泰国曼谷。

  在重庆,仅2020年前三季度,就有涪陵、长寿、荣昌3个区县开行西部陆海新通道铁海联运班列。如今,重庆在西部陆海新通道方面,构建了中心城区“井”字型货运主通道和以中心城区(另有江津)为主枢纽,以万州、涪陵为辅枢纽,以黔江、长寿、合川、綦江、永川、秀山等为重要节点的“一主两辅多节点”枢纽体系。

  “截至目前,西部陆海新通道的服务品类超过300类,辐射96个国家和地区246个港口,比去年增加了8个国家33个港口。”胡红兵说。

  不仅是直接抵达的辐射范围扩大,其“联动”范围也有所提升。

  今年9月,一批货物通过中欧班列(渝新欧)运至重庆,随后通过渝新欧越南国际班列,向越南河内进发。渝新欧越南国际班列是西部陆海新通道的组织形式之一,它与中欧班列的“联动”,映射了内陆地区西、南两大通道正在积极寻求合作。

  据了解,今年1-9月,西部陆海新通道与中欧班列(渝新欧)、长江黄金水道,联运货物超6500标箱、货值超65亿元,为“一带一路”和长江经济带的无缝衔接提供助力。

  今年虽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但众多因素叠加下,西部陆海新通道开行班列、班车数量依旧提升明显。

  今年1-9月,重庆开行西部陆海新通道铁海联运班839列,同比增长21.24%,其中,外贸货物占比提升25个百分点,达到58%;跨境公路班车、国际铁路联运班列分别开行1901车、122列,同比增长161%、154%。

  机制更新

  运营组织中心开始运作

  今年9月1日,陆海新通道运营有限公司顺利签发CIFA多式联运提单首单。

  通过此单,客户能够以西部陆海新通道为载体,将货物由重庆发往越南,期间享受一次委托、一单到底、一次保险、一箱到底、一次结算等模式,实现更便捷的运输服务。

  这是重庆积极探索建立陆上贸易规则的生动体现,也是西部陆海新通道运营组织中心推动铁海联运“一单制”试点的重要举措。

  国家发改委在《西部陆海新通道总体规划》明确,重庆是通道的物流和运营组织中心。《框架协议》签署后,“13+1”省区市进一步确定了重庆是通道运营组织中心的定位。

  为此,今年6月9日,重庆正式成立“西部陆海新通道物流和运营组织中心”,标志西部陆海新通道有了专门的服务组织机构,工作机制随之更新。

  比如,该运营组织中心要负责建立统一、规范、权威的西部陆海新通道运行统计和对外宣传工作机制,包括准确全面掌握运行数据、重要事项、重大项目的开展和建设情况。

  “我们设有5个部门,负责承办西部陆海新通道的综合协调、规划发展、区域合作、项目推进、信息服务等工作。”该中心负责人刘玮表示,机构设立3个月,各项工作已进入正轨。

  巴川江介绍,重庆正加快发挥运营组织中心功能,重点推动信息、金融、标准体系建设。

  “运营组织中心正联合通道沿线海关、口岸、交通等部门,搭建西部陆海新通道公共信息平台,已形成《西部陆海新通道公共信息平台建设工作推进方案》,力争2021年底一期建成投用。”巴川江说。

  文丨杨骏

编辑:陈怡璇
版权所有·今日重庆传媒集团
地址:重庆市渝北区同茂大道416号
邮编:401120
渝ICP备:1200099 渝公网安备:50010302000642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50120190002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3-638916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