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重庆网
全 部
  • 当前位置:首页 > 走向我们的小康生活

花开的幸福

  • 《今日重庆》 2020-07-30 11:03

  七月下旬,扶贫日记《坪坝花开》公开出版。这本13万多字的书,记录了石柱县中益乡坪坝村驻村第一书记韦永胜对农村贫困现状、原因的深入思考,对扶贫政策落地落实的描写,对扶贫工作收获与汗水的总结与感悟。

坪坝村山清水秀

  今年7月下旬,名为《坪坝花开》的扶贫日记公开出版。在这本日记里,浓缩了韦永胜的3年扶贫时光,也凝聚了他在坪坝村的所见所闻、所思所感。

  2017年9月3日,市委办公厅扶贫集团派驻7名扶贫干部来到石柱县中益乡。来自重庆市教育科学研究院的韦永胜,正是其中之一,他被安排到中益乡坪坝村担任第一书记。

  曾耕耘在三尺讲台的园丁,从此扎根大山,为贫困群众播种希望之花。如今,这些“花儿”历经风雨,向阳盛开。

《坪坝花开》书封

  贫困之源是群众思想意识的落后和等靠要的懒惰思想作祟。要拔穷根,摘穷帽,首先要开展志智双扶,坚持群众主体,不断激发群众内生动力。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所讲:“幸福不会从天降。好日子是干出来的。脱贫致富终究要靠贫困群众用自己的辛勤劳动来实现。”——《坪坝花开》

  初入坪坝村,韦永胜很快就摸清了村里的基本情况:这个山清水秀的地方,交通基本靠走、通讯基本靠吼;木房大多年久失修;庄稼还是玉米、红苕和土豆“老三坨”;不论天晴落雨,村民总是聚在一起喝酒、打牌、聊家常,粮食能自给自足就很满足了。头一遭走访村民谭登甲家,就让韦永胜“摆起了脑壳”。

  谭登甲年过古稀,有点文化,喜欢打点小算盘。当韦永胜一行人来到他家时,还没等韦永胜开口,谭登甲先来了一大段“自我介绍”:本人75岁,在村上当过多年的会计和队长,1975年扎管留有后遗症,1998年种黄连亏损两万元;妻子72岁,膝盖有问题,患有高血压。儿子谭仁51岁,在广东务工,前段时间刚离婚,孙女在成都念书,孙儿在石柱上班。儿孙都没有尽赡养义务。我们两个老人没有劳动能力了,什么收入也没有……

  谭登甲老两口此前一直在吃低保,所以向韦永胜哭穷,想继续吃低保。

  多次外围调查,韦永胜得知谭登甲一家并不符合条件:他的儿子、儿媳在广东打工月收入7000多元,孙子在县城开广告公司,还买了房。两位老人医药费不高,由孙子全部承担,住房安稳,医疗也有保障。

  “一是你家不符合吃低保的条件;二是所有低保户都要公开评议,大家说了算;三是有弄虚作假的,大家都可以反映情况,我们核实后做答复……”多次登门,韦永胜一方面给谭登甲宣讲政策,一方面也提供产业帮扶。

  低保评议动起了“真刀真枪”,谭登甲慢慢也改变了“等靠要”的思想。如今,在驻村工作队的帮扶下,老两口养了10桶中蜂,每年能采收百斤蜂蜜,家里还种了蔬菜,养了大肥猪,加上两人的养老保险金、种粮直补、公益林补贴,年收入过万。

坪坝村向家坝

  一斤饼干,干群心连;一次扶贫,此生情牵。扶贫不单要“扶”,还要“抚”,扶贫还需要“抚志”“抚情”。——《坪坝花开》

  谭枢兰是一个特困户,幼年丧父、中年丧偶、老年丧子,现在孤身一人,郁郁寡欢,时常坐在家门口,望着屋前来往的人群和车辆发呆。

  2017年10月23日,是官田赶场的日子。韦永胜在官田黄福副食超市买生活用品时,碰见裹着白头巾的谭枢兰也在挑选饼干。

  “韦书记也来赶场买东西呀!”谭枢兰打个招呼之后,又转身翻翻这,挑挑那。

  “我揣摩她的心思,或许不知道选什么,或许是舍不得。”韦永胜于是迅速称好一袋饼干,递到谭枢兰跟前。“要不得要不得,这怎么行呢!”或许是独处太久,谭枢兰很久没有感受过这种关爱,不知所措连连推脱,直到超市老板劝她收下。

  “韦书记,进来坐,歇个凉!”“韦书记,这个是刚烤好的洋芋,你尝尝!”“韦书记,这是我专门去给你捡的板栗!”……从那以后,谭枢兰变得开朗了不少,只要见到韦永胜,就会招呼他去家里坐坐,把好吃的翻出来,甚至经常送吃的到村委会办公室。

  一天早晨,天刚蒙蒙亮,韦永胜被瓢泼大雨惊醒,穿起雨靴就往谭枢兰家跑。原来,前一天谭枢兰家风貌改造刚进场,工人把烂瓦片取掉了还没来得及盖新瓦,屋顶上只遮了塑料薄膜。

  “韦书记,你啷个这么早跑来关心我!”

  “雨下这么大,我担心你家漏雨!”

  ……

  两人一边抓紧“抗洪救灾”,一边拉着家常。老人的泪花在眼眶里不停打转。扶贫抚情,点点滴滴行动的付出,在谭枢兰心里,却胜过千言万语。

韦永胜和村民聊家常

  小事小节是一面镜子,小事小节中有党性、有原则、有人格。我们要牢记“堤溃蚁孔,气泄针芒”的古训,坚持从小事小节上加强修养,从一点一滴中完善自己,严以修身,正心明道,防微杜渐,始终保持公仆本色。--《坪坝花开》

  “韦书记,老屋基的路基建设又不让施工了,快去看一看。”2018年1月10日上午,韦永胜接到电话,村综治专干马勤文在电话那头显得有些慌张。

  老屋基是坪坝村双洞组一个相对较大的院落,现有18户86人。早年间,中益乡至官田乡的公路从老屋基院落间穿过,而今公路要提档升级,扩宽路面,左右两边都涉及占用农户的房屋或院坝。村民觉得吃亏不愿后退,所以公路建设进度一拖再拖。

  马世奉和陈友洪两家房屋是联排,按照公路建设规划,两家的前院坝要再截去1.5米左右。因为担心公路边缘离门口太近,增加危险,马世奉和陈友洪两家只同意后退50厘米。

  “俗话说,要想富先修路。家乡正逢千年难遇的发展机会,你们两家房前屋后不是绿水就是青山,发展乡村旅游简直是绝佳之地。以后,家门口停不了车、过不了路,哪个游客愿意来?你们这不是自断财路吗?你们担心的安全问题,我们村委一定协调施工方做好。”韦永胜把住了马世奉和陈友洪两人在外当包工头见多识广的优势,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最后几方合手言欢,公路建设顺利推进。

  现在的老屋基,宽敞的马路直通家门,家家户户开起了农家乐,吃上了旅游饭,日子过得越来越红火。当初的“障碍一米五”变成了“发展一米五”。

  “我发现,我已经深深爱上这片土地。如今,这里的父老乡亲,都已成了我的亲人。”韦永胜在自己的日记本上留下了动情的一笔。《坪坝花开》虽已结集出版,但韦永胜和坪坝村民的故事仍在继续。

 

  文丨田义彬

  图丨受访者提供

编辑:陈怡璇
版权所有·今日重庆传媒集团
地址:重庆市渝北区同茂大道416号
邮编:401120
渝ICP备:1200099 渝公网安备:50010302000642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50120190002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3-638916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