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 部 

深度贫困乡镇纪行|平安乡两年攻克“水贫困”

  • 时间:2019-07-25 编辑:汤芮 来源:重庆日报
摘要:贫困户廖中平今年57岁,喂了4头猪,种了十多亩地。这在文昌村的贫困户中开创了先河——以前,村里还没有人敢养这么多牲口、种这么多地。

  为了防止暴雨洪灾,平安乡40多万立方米的防洪池正在抓紧施工。(本版图片均由记者颜安摄)

  通过天上接、河里抽、地下钻、专车送,平安乡村民的饮水得到了保障。水龙头一拧,自来水就哗哗流出。

  开栏语

  今年4月,习近平总书记视察重庆,深入我市18个深度贫困乡镇之一——石柱县中益乡,实地了解脱贫攻坚工作情况。在随后召开的解决“两不愁三保障”突出问题座谈会上,习近平总书记强调,到2020年稳定实现农村贫困人口不愁吃、不愁穿,义务教育、基本医疗、住房安全有保障,是贫困人口脱贫的基本要求和核心指标,直接关系攻坚战质量。

  深度贫困地区,是脱贫攻坚中最难啃的“硬骨头”。自2017年8月深度贫困地区脱贫攻坚战打响以来,我市以重大扶贫工程和到村到户帮扶措施为抓手,以补短板为突破口,着力解决深度贫困地区面临的突出制约问题。两年来,深度贫困乡镇的生产生活条件发生了怎样的变化,人们的精神状态又有了哪些改变?即日起,本报开设“深度贫困乡镇纪行”专栏,为您一一呈现。

  贫困户廖中平今年57岁,喂了4头猪,种了十多亩地。这在文昌村的贫困户中开创了先河——以前,村里还没有人敢养这么多牲口、种这么多地。

  为啥?水供应不上!

  文昌村所在的平安乡,是全市18个深度贫困乡镇之一,也是奉节县有名的缺水地区。这里是典型的喀斯特岩溶地貌,且没有明沟,只有暗渠,每次下雨,“水从渠里走,人在山上愁”,吃水靠天。每到干旱少雨的季节,来回穿梭的送水车是村民们最渴望看见的风景线。

  2017年8月深度贫困地区脱贫攻坚战打响后,驻村工作队员们跑遍了全乡各家各户,征集诉求意见,村民们反映得最多的便是喝水问题。

  水是生命之源,也是生产之本。水的问题不解决,谈何“两不愁三保障”?于是,一场水利扶贫攻坚战在这里打响。

  这场攻坚战并不容易。

  为了吃上水,村民曾用汤勺一勺一勺地舀

  因为饮水这件事,廖中平吃过不少苦。“一般是几十户人共用一个水塘,排队一勺一勺地舀,先去先舀,晚了有时就没水了。遇到有人插队,吵架掴裂(四川方言,指有矛盾)的事不少。”

  “你觉得用来舀水的勺子会是什么勺子?”廖中平向重庆日报记者卖了个关子,“不是水缸里那种,是喝汤那种,舀一挑水要20分钟。”

  这种情形还不是最坏的。

  集体水塘虽然水质不行,但好歹离家近。如果遇到天干,廖中平就必须到10公里外的梅溪河挑水,一来一回,半天时间没了,哪还有精力发展生产?

  65岁的杨胜明是较早搬到平安乡场镇上来住的村民之一,吃水情况稍微好一些,早在10年前就依靠集镇供水用上了自来水,但他依然常常为吃水而犯愁。

  “自来水不稳定,有一茬没一茬的,一年里大概有半年都在停水,还是只能去排队打水。”老杨说,而且这自来水并不干净,混浊,有腥味,只能一遍又一遍地烧。

  说起吃水,在平安乡驻村一年多的市政府干部龚平也是“摇脑壳”:“说实话,刚到村里来,一口水也喝不下去,水有味、不干净。”

  每年冬月至第二年的春天,是平安乡最干旱的时候,不少村民得依靠送水才能渡过难关。尤其是梅溪河对岸的桃树、长坪、向子三个村,由于交通阻隔,送水车要借道巫溪县文峰镇和云阳县上坝乡才能抵达,吃水极为不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