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 部 

“我可能工作上有强迫症”—— 记投身重庆铁路物流大通道建设的胡红兵

  • 时间:2019-07-09 编辑:汤芮 来源:重庆日报
摘要:胡红兵像一个随时都上紧了发条的闹钟,总是充满活力。7月2日上午,记者见到胡红兵时,他的工作状态是这样的——作为市政府口岸和物流办公室规划发展处处长,他正一边接电话,一边在电脑里查询材料,并向来电方解释相关信息。等他挂掉电话,刚喝了一口水,准备与记者交谈时,又一个电话打了过来……

  胡红兵(第一排右五)与白俄罗斯群众以铁路集装箱为背景的合照。(受访者供图)


  
  胡红兵像一个随时都上紧了发条的闹钟,总是充满活力。
  
  7月2日上午,记者见到胡红兵时,他的工作状态是这样的——作为市政府口岸和物流办公室规划发展处处长,他正一边接电话,一边在电脑里查询材料,并向来电方解释相关信息。等他挂掉电话,刚喝了一口水,准备与记者交谈时,又一个电话打了过来……
  
  一个多小时里,胡红兵接了5个工作电话,有4个人陆续来找他对接工作。期间,他还接了两个临时通知,一个是紧急出差,一个是下午的紧急会议。
  
  “这种情况属于常态,有时连午饭也吃不上。”胡红兵说。
  
  唯一一张与铁路有关的合影
  
  胡红兵的工作节奏到底有多紧凑?
  
  一个细节可以体现:与铁路打了10年交道的他,只有一张与铁路的合影。
  
  “这张合影还是去年在白俄罗斯明斯克,当地人为我照的。”胡红兵翻出手机聊天记录,找出了那张合影。
  
  当时的场景,让胡红兵记忆犹新。
  
  2018年8月,胡红兵与市政府有关领导一起前往白俄罗斯明斯克,洽谈中欧班列(重庆)回程班列的相关事宜。
  
  明斯克方面非常重视这次合作洽谈,当地媒体在重庆团队抵达前便提前发布了信息,并公开了相关仪式的地点。
  
  那天,胡红兵等工作人员提前进入现场布置。很多当地群众手持中、白两国国旗,早早聚集在仪式现场周围。
  
  “有几个人说想要合影,我便同意了。”胡红兵说,事后回看照片时才意识到,这张以铁路集装箱为背景、与白俄罗斯群众的合影,是自己唯一一张与铁路有关的合影。
  
  胡红兵说,每次到铁路现场工作时,因为时间紧,他根本没有考虑合影留念的事,只想干完这件事后,马上处理下一件。
  
  记者也见证了胡红兵这样的工作状态——许多次在沙坪坝区团结村铁路站的采访中,胡红兵也在现场。每一次,他都像一个“陀螺”:既要招呼记者,又要协调现场,还要关注现场嘉宾是否到场。待结束后,他便马不停蹄地上车,赶往下一个工作场地。
  
  4个月“赶”出首趟中欧班列(重庆)
  
  “我可能有点‘强迫症’,工作上的事,接了就要尽力做好。”胡红兵说。
  
  或许正因为有这样的工作态度,胡红兵与团队才能在4个月时间里,把首趟中欧班列(重庆)“赶”了出来。
  
  时间回溯到2010年9月,当时在市经信委规划处工作的胡红兵突然得知:上级要抽调包括他在内的8人,组建一个新部门——重庆笔记本电脑物流协调办公室。
  
  原来,为了给惠普等笔记本厂商提供新的物流选择,重庆急需开通一条新的物流大通道。新部门的成立,意味着线路开通已提上日程。
  
  因为任务紧迫,抽调的人,都是有相关工作经验、有干劲的年轻人。
  
  胡红兵回忆,那时的工作节奏几乎让人“崩溃”,他和团队一帮人每天都加班到深夜,“当时老婆怀孕,我也没法正常陪伴。”
  
  同时,因为缺乏经验和先例,国家层面和企业层面都对重庆要开通的这条线路充满“质疑”。为此,胡红兵与团队要挨个去汇报、协调、洽谈。“为了获得国家相关部委支持,我们在一个月内跑了三次北京,不断完善细化相关方案,最终获得支持。”
  
  而在重庆期间,胡红兵与团队的每一个人,每周都要走访不少企业,希望能解决货源问题。最终,力帆集团给予了支持,愿意提供一批汽摩零部件用于测试班列。
  
  要处理的问题还有很多,比如铁路集装箱数量不够、电子产品如何经受极寒天气等。胡红兵与团队要做的,便是“精算”时间,一项项地解决。
  
  2011年1月28日,中欧班列(重庆)进行了第一次国外段测试,83个集装箱顺利抵达俄罗斯切尔克斯克的交货点。
  
  后面的日子更忙了,胡红兵及其团队把日子安排得满满当当——赴北京争取海关总署、铁路相关部门支持;找驻外使馆协调哈萨克斯坦铁路总公司;跑团结村中心站协调货物组装和班列开行的技术操作……
  
  “当时是真的辛苦。”胡红兵说,没有公务车,团队中的大部分人外出只能自己打车;吃饭没保障,就随身带面包;实在困了,便找处椅子,盖上衣服小憩一会……
  
  功夫不负有心人。2011年3月19日,一趟载着惠普在重庆生产的电子产品的列车,从重庆出发,历经开行16天,顺利抵达德国的杜伊斯堡。中欧班列(重庆),由此诞生。
  
  与重庆铁路物流大通道一起“成长”
  
  对胡红兵来说,中欧班列(重庆)的顺利开行,忙碌、紧凑的工作节奏并没有结束。接下来,他与团队还要伴随中欧班列(重庆)一起“成长”。
  
  比如,从2011年起,胡红兵与团队一起,积极与中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德国等国的铁路部门以及货代公司商议线路如何常态化开行。
  
  最终,历时一年半,我国第一个中欧班列(重庆)的平台运营公司——渝新欧(重庆)物流有限公司成立。该公司由中国、哈萨克斯坦、俄罗斯、德国四国铁路部门与重庆交运控股有限公司共同组建。
  
  2014年,按照市委市政府要求,胡红兵与团队就铁路运邮事宜,与海关总署、国家铁路局、中国邮政集团、中铁总公司、沿线各国铁路部门沟通,同重庆海关、重庆邮政、渝新欧公司、重庆检验检疫等部门研究详细方案。
  
  为此,一年多时间里,胡红兵与团队召开了各种会议30多次,电子邮件往来1000多封。
  
  类似的案例,在胡红兵身上还有很多。中欧班列(重庆)、渝满俄、渝甬班列三条重庆的铁路物流大通道建设,胡红兵都全程参与,可谓重庆大通道建设的参与者与见证者。
  
  不久前,胡红兵由市政府口岸和物流办公室物流综合协调处处长岗位,转任规划发展处处长,获评第九届全国“人民满意的公务员”称号。
  
  在接受采访的过程中,胡红兵反复强调一点:在重庆建设内陆开放高地的进程中,有许多人一直在默默地忙碌和付出。
  
  “包括我在内,团队的每个人,还有海关(检疫)、铁路部门等等,大量工作人员都在尽心尽力。所有人的力量加在一起,才有了如今的局面。”胡红兵说。

版权所有·今日重庆传媒集团
地址:重庆市渝中区中山四路81号1幢
邮编:400015
渝ICP备:1200099 渝公网安备:50010302000322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3-638916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