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重庆网
全 部
  • 当前位置:首页 > 特别策划

重庆与世界的距离就像句唐诗

  • 时间:2020-02-17 14:05 编辑:柴毅 来源:今日重庆2019年12月刊

  重庆地处中国内陆腹地,多年来与外部世界的主要物流通道是长江黄金水道。近年来,随着中欧班列(重庆)的发展,西部陆海新通道的建设,渝满俄国际班列的常态化运行,加上传统的长江黄金水道和航空运输,重庆初步构建起辐射东、西、南、北,涵盖“铁空水公”的全方位交通物流通道,大大缩短了重庆与世界的距离,改写了重庆对外开放的版图,加速了重庆内陆国际物流枢纽的构建,有力支撑了重庆内陆开放高地建设。


  
  12月5日上午9点,重庆团结村中心站,中铁联集重庆中心站运营部外勤主任张健坐在电脑前,查看监控大屏。
  
  大屏上,一公里外的集装箱装配现场,工作人员正在紧张作业。
  
  当天下午1点,这趟装满汽车配件、服装、稻谷等货物的班列,将出发前往广西钦州港。48个小时后,这些货物将抵达钦州港,然后转海运,大约15天后,它们将出现在东南亚国家的市场上。
  
  这趟班列走的正是西部陆海新通道。这条西部地区最近的出海通道,大大缩短了中国西部与世界的距离,也让重庆站在了面向世界的开放前沿。重庆与世界的距离,就像唐诗中的那句“天涯若比邻”。
  
  “大通道”打通重庆开放“任督二脉”
  
  在团结村中心站的一面墙上,挂着一张世界地图。以重庆团结村中心站为连接点,纵贯中南半岛的西部陆海新通道与横贯亚欧大陆的中欧班列(重庆)在此交汇,实现了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无缝衔接。
  
  如今,重庆团结村中心站已成了一个专用名词,它的全称叫重庆铁路集装箱中心站,是重庆开放高地的知名地标之一。
  
  8年前的2011年3月,张健就在这里见证了中国第一条中欧班列——渝新欧的首发。
  
  六年半后,也就是2017年的9月25日,同样是在重庆团结村中心站,中新南向通道铁海联运常态化班列(即西部陆海新通道前身)也正式发车。
  
  在一幅地图上,我们还能清晰地看到,地处中国内陆的重庆以铁路为载体,已经陆续打通了东西南北四条国际物流大通道。
  
  除了西向的中欧班列(重庆)以及南向的西部陆海新通道,向北,从2013年起,国际铁路班列“渝满俄”自重庆西部物流园出发,北上经满洲口岸出境,横跨西伯利亚到达莫斯科;向东,渝甬沿江班列载着重庆的货物直达宁波港,改变了重庆东向通道主要以长江黄金水道为主的格局。
  
  除了铁路通道,重庆还在公路、水运、航空上全面发力,构建起了“铁、公、水、空”四位一体的国际物流通道网络。
  
  目前,位于巴南的国家级综合性枢纽级公路基地——重庆公路物流基地,已开通重庆至广西、云南、越南、泰国等地的公路班车,实现了跨境公路班车常态化运营,并实现陆海联运。
  
  在水运方面,果园港充分释放长江黄金水道的航道资源。今年6月,“渝申精品快线”外贸集装箱班轮试运行,快班轮长江运输时间较常规班轮缩短 30% 以上,强化了长江水运的吸货能力。今年,果园港成功获批首批国家物流枢纽,对周边区域货源的吸引力增强。
  
  在航运方面,今年12月1日,重庆航空口岸对53个国家人员实行过境144小时免签,来渝的外国人能够有更充裕的时间体验重庆文化,感受重庆发展,分享重庆开放成果。
  
  重庆缩短与世界的距离
  
  重庆在公路、铁路、水运、航空等方面的物流建设,不仅改写了重庆与外部的货运方式,缩短了中国西部与世界的距离,也极大促进了西部开放的格局,让重庆站在西部的开放前列。

重庆团结村中心站控制中心

  
  中铁联集重庆中心站工作人员刘海军告诉我们,“每个月约有60班装满笔电、日用品的中欧班列(重庆)从这里发出。同时,还有40~50班班列从欧洲发回重庆。”
  
  年关将至,又到了刘海军每年最忙碌的时候,“还记得去年,一天最多有6班班列从重庆发往欧洲。”
  
  这条国际大通道经西安、乌鲁木齐,进入哈萨克斯坦,再转俄罗斯、波兰,至德国的杜伊斯堡,比利时的安德卫普,全程12000多公里,将欧盟总部所在国比利时与重庆直接相连。重庆与欧洲的时空距离,首次从40多天缩短至15天左右。截至今年12月2日,中欧班列(重庆)累计开行达4500班,境外集结分拨点覆盖11个国家30多个城市,成为亚欧之间重要的国际物流陆路运输骨干。
  
  而西部陆海新通道的开行,不仅解决了中国西部地区的物流出海困局,也成功与中欧班列(重庆)对接,将欧洲与东南亚国家连接起来。
  
  根据测算,从欧洲运往新加坡的货物,空运费用比铁路贵 5 倍。如果改走中欧班列(重庆),从欧洲到重庆的12000公里用铁路运输,花费 12天时间,货物到了重庆后进入保税区,不用办入关手续,包装分拨后直接上飞机运到新加坡,空运时间五小时,虽然多了 12天时间,但成本却大幅降低。不仅如此,欧洲的货物未来都可以通过中欧班列(重庆),再通过空运中转到曼谷、吉隆坡、香港、台北、东京、大阪、首尔等距离重庆四五个小时航空半径的亚洲城市。
  
  助力重庆国际化大都市建设
  
  通道建设的加快,多式联运的完善,极大地推动着重庆加速成为内陆国际物流枢纽,进一步改写了中国西部的对外开放版图。
  
  今年10月22日,重庆出台的《全面融入共建“一带一路”加快建设内陆开放高地行动计划》显示,大力发展通道经济、枢纽经济,构建内陆国际物流枢纽支撑将成为建设内陆开放高地行动的重要一环。
  
  一方面,重庆将实现已有开放通道互联互通,比如逐步实现铁路、高等级公路进港、进站、进园区;另一方面,则要依托现有的物流通道,加快发展各类多式联运,探索建设国际多式联运中心。
  
  其实,建设国际多式联运中心,重庆已经有了良好的实践。

果园港内,堆满了装有货物的集装箱

  
  在果园港,长江黄金水道、中欧班列(重庆)、西部陆海新通道等多条国际物流通道实现了无缝衔接。这里,已经成为国际物流通道聚集地,世界“中转站”。此外,重庆的“铁、公、水、空”多式联运,打通了重庆通达全球的多式联运经脉,助力重庆进一步扩大与内陆市场乃至“一带一路”国际市场在商流、物流、资金流、信息流的聚合服务功能。
  
  为进一步促进重庆的对外开放,加快重庆国际化大都市建设进程,在通道物流建设方面,重庆也出台了一系列措施,促使重庆在建设内陆开放高地上走深走实。
  
  今年8月,国家发改委出台了《西部陆海新通道总体规划》,按这份规划的设计,未来,西部地区出口的部分商品在重庆集结后,分拨到全球各地。而华东、华中等地区的商品,也可以通过沿江通道后在重庆中转到欧州、中亚或者东盟、南亚等地区。重庆作为欧亚大陆供应链资源配置中心的这一角色定位,也逐渐趋于明朗化。
  
  此外,在建设国际航空枢纽方面,重庆市政府、中国民用航空局印发的《重庆国际航空枢纽战略规划》,就加快打造国际航空枢纽、发展临空经济作出部署。这个规划将实现成渝、渝万、渝昆等高速铁路与江北机场的互联互通,构筑与中欧班列(重庆)、西部陆海新通道和长江黄金水道相匹配的国际航空运输大通道,建设国际航空物流转运中心。
  
  开放、发展正成为重庆发展最亮的底色,内陆开放高地效应不断凸显,身处内陆腹地的重庆,正以更加开放的姿态,迈开大步,走向西部开放的前沿,走向世界。

 

     文|胡婷

     图|颜波、李相博

最新发布的信息
【动态发布】推动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的N个第一次(2020-07-10)
【特别策划】从“洁水”到节水的生态理念(2020-05-22)
【特别策划】节能环保背后的绿色科技(2020-05-22)
【特别策划】在“无废”理念下重新认识垃圾(2020-05-22)
【特别策划】南与北的重庆之约(2020-04-30)
【特别策划】彩云湖畔新生活(2020-04-30)
【特别策划】川渝四大高新区“牵手”(2020-04-30)
【图片故事】武隆,想你了!(2020-03-13)
【特别策划】医药产业园复工忙(2020-03-11)
【特别策划】大坡村的融合之路(2020-03-02)
版权所有·今日重庆传媒集团
地址:重庆市渝北区同茂大道416号
邮编:401120
渝ICP备:1200099 渝公网安备:50010302000642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50120190002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3-638916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