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 部
  • 当前位置:首页 > 学点党史

叶挺写给陈诚的一封信,都说了些什么

  • 《红岩春秋》 2021-09-27 10:57

  内容蹊跷,是否另有它因?

  这是一封新四军军长叶挺写给国民党高级将领陈诚的信函,共2页,纸张呈米黄色,宽16.5厘米,长23.6厘米,以行书写就,内容完整,唯失信套,全信共计137字。现照录原文如下:

  辞兄赐鉴,弟率三子来渝,匆促分离,未及一言为别,彼辈现究在何方,无从探知,恳向泳波兄一询彼辈下落,见告至感。彼辈冬季衣物尚存弟处,请嘱监守人准小儿来取或派人送去均可。又弟尚有欠款卅万元在恩施未取,现已到期,恳转托赵署长淳如兄设法取回,并即转汇内子李秀文收用,因舍下想必需钱甚急也。斗室潜居,无可奉告。肃此敬叩。

  进步

  附取款信一封 借据四纸

  弟 叶挺 敬启

  十月十四日

信函原件

  信首所称的辞兄,就是指陈诚(陈诚字辞修)。叶挺此信大意是说,自己和3个儿子被带到重庆,不想儿子们无故失踪,不知下落。他们的冬季衣物尚在自己这里,希望陈诚能派人将衣物带给孩子;另外,其妻李秀文生活无着落,缺少钱物。而他在恩施尚有一些借出的钱款,已经到期,可以取来支用,也请陈诚能够从中给予帮助,将取款信及借据通过赵淳如兑付。

  此信末题“十月十四日”,但并未言及书写年份。从历史记载来看,1941年1月,震惊中外的“皖南事变”发生后,叶挺被蒋介石扣押软禁,先是被关押于江西上饶,此后又辗转多处关押,但其中在重庆关押时间只有两次。一次是1942年1月3日,叶挺由沈默解送,搭乘民航班机,由桂林押至重庆,囚禁在白公馆附近的“红炉厂监狱”。期间,叶挺写下了那首脍炙人口的诗作《囚歌》。

  此次关押,蒋介石利用各种手段对叶挺进行威逼利诱,试图让其屈服。但是叶挺在危难面前,毫不动摇。眼见阴谋未遂,同年12月,蒋介石下令将其从重庆押走,转入第六战区司令长官部所在地湖北恩施继续关押。叶挺第二次被关押重庆,则是日本投降后的1945年8月28日,由恩施押赴,9月14日到达重庆,随即被单独关进了“中美合作所”白公馆集中营楼上的一个囚室。而此次同行者有叶挺的3个儿子:叶正大、叶正明、叶华明。因此,从信中所言寻子之事可以推断,此信当作于1945年,也就是叶挺第二次被关押重庆之时。

  叶挺和陈诚,一个是共产党新四军的军长,此时是囚徒身份;一个是国民党的高级将领,且时任行政院军政部部长。两人身份迥然,叶挺为何会语气如此谦和地给陈诚写信呢?这背后是否又另有它因呢?

  情谊颇深,两人曾是军校校友

  要解开信函中的谜团,还得从叶挺与陈诚的各自经历说起。

叶挺

  陈诚,原名陈德,别号石叟。1898年出生于浙江省青田县高市镇。曾先后就读于浙江省立第十二中学,浙江省立第十一师范学校,杭州体育专科学校,保定陆军军官学校(第八期炮兵科)等。陈诚从军校毕业后,首先来到浙江陆军第三师见习,见习完毕后,即赴广州。在广州,他将原名“陈德”改为“陈诚”,并由黄琪翔介绍,投靠粤军李济深部,在第一师邓演达团任中尉副官,为邓看中,由排连长很快晋升为团长。

  1924年,因邓演达的介绍,陈诚担任了黄埔军校校长办公厅上尉特别官佐兼兵器教官,又因邓演达与严立三系保定军校同学,关系甚密,陈诚亦得到严立三器重。1926年秋,严立三任国民革命军第二十一师师长,次年4月,保陈诚为少将副师长兼六十三团团长。这样,陈诚很快青云直上。1927年8月蒋介石下野后,严立三被任命为国民政府军政厅长。10月,严立三保陈诚任副厅长,后严立三调任湖北省政府民政厅长,陈诚于12月升代厅长。武汉政府垮台后,邓演达失势出国,陈诚则与其浙江同乡蒋介石渐次接近,积极拥蒋复辟。宁汉合流后,蒋介石再次出任国民革命军总司令后,即任命陈诚为警备师师长。陈诚因警备职责关系,和蒋介石朝夕相处,越靠越近,陈诚乘机引进一批保定同学如罗卓英等,既扩展自己的势力,又为蒋介石荐引人才,令双方都很满意。由于陈诚善于逢迎,此后一路官运亨通,抗战期间更被委任第六战区司令长官。

陈诚

  叶挺原名为询,字希夷,1896年9月10日出生于广东省惠阳县淡水镇周田村一个贫苦农民家庭。叶挺其名,乃该村小学教师陈敬如先生所取。1911年,叶挺15岁时,进入了惠州府立蚕业学校。不久,因受到孙中山先生领导的辛亥革命的影响,他加入到剪辫子的行列,被开除了学籍。这对于具有进步思想的叶挺来说,并不是件坏事,不久,他又到广州黄埔岛的陆军小学求学。在这里,叶挺不仅有机会钻研军事,而且还结识了张发奎、黄琪翔、余汉谋、李汉魂、吴奇伟等一批后来在中国民主革命的舞台上扮演着不同角色的同学。

  1915年,叶挺以优异成绩毕业,并被保送到武汉南湖湖北陆军第二预备学校。1916年,叶挺又因学业优秀、思想进步,而以优等生资格升入中国近代最高军事学府——河北保定陆军军官军校,在六期工兵科学习。叶挺军校毕业后在福建漳州加入建国粤军,任支队副官,后加入中国国民党,走上了追随孙中山先生三民主义的革命道路。1922年6月,粤军总司令陈炯明叛变,他的部队炮轰总统府,叶挺奉命守卫总统府前院,掩护孙夫人宋庆龄脱险。1924年,他在苏联东方劳动者共产主义大学(东方大学)和红军学校中国班学习,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同年1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由信仰三民主义转而信仰共产主义。此后叶挺先后参加北伐、南昌起义,并最终在抗战期间成为共产党领导的新四军军长。

  叶挺与陈诚的交往,实际是从保定军官学校开始的,他们是校友,叶挺为第六期工兵科学员,陈诚为第八期炮兵科学员。据知情者回忆,他们在军校期间关系比较好,叶挺的学习成绩比陈诚优异,常常在学习上帮助陈诚,而叶挺又因家境贫寒而在物质上得到过陈诚的不少帮助。与此同时,叶挺在军校期间,因勤学好问、思想活跃而深得该校老师谭延娱先生的器重,谭先生视之为得意门生。而陈诚毕业后,与谭先生爱女谭祥喜结连理,这无形中又给叶挺和陈诚的同学关系添加了一层亲密。

  叶挺毕业后,回到广东粤军工作,陈诚毕业后,则回到浙军服务。不久,叶挺的好友邓演达到上海招揽人才,恰好看中了年轻气盛、雄心勃勃的陈诚,于是将陈诚带回广东粤军,安排在自己带的团里当连长。而此时的叶挺,在粤军第一师任步兵营长。就这样,叶挺和陈诚又得以共事,两人的关系仍好如当初。直至1927年的“四一二”政变,陈诚因为转而追随蒋介石,在思想上与叶挺渐行渐远,两人才逐渐中断联系。

  一举两得,叶挺终获营救

  叶挺在“皖南事变”中被捕,这时的陈诚已经官居第六战区司令长官,兼湖北省主席。深谙中国军人注重“同窗袍泽”之谊的蒋介石认为,由陈诚来“规劝”叶挺,是再合适不过的了。于是,在蒋介石的授意下,陈诚多次“规劝”叶挺,但叶挺均礼貌回绝,不为所动。蒋介石无奈,但又不死心,仍希望陈诚能够逐渐“感化”叶挺。1942年,蒋介石下令将叶挺转押至陈诚第六战区司令长官部所在的湖北恩施。直到1945年,除短暂羁押桂林外,叶挺大部分时间都是在恩施度过,但是,陈诚最终还是没能完成蒋介石交给他的任务。抗战胜利后,蒋介石只好下令将叶挺重新押往重庆。

  从1945年叶挺写信的内容来看,似乎是试图在陈诚处寻求帮助。实际情况是否果真如此呢?

1939年,叶挺全家合影

  据叶挺之子叶华明后来回忆:“1945年9月,在特务的监督下,我们与父亲离开恩施,从宜宾坐船去了重庆,到重庆后,我们被安排住进了一个小旅馆。父亲和我们兄妹住楼上,特务们住楼下,11岁的我已经懂得照顾比自己小一岁的妹妹扬眉,也懂得理解父亲,并按照父亲的话去办。父亲考虑到让3个小孩跟在身边,受特务监管,又不能上学,影响我们的成长,便思量着如何让我们去找党在重庆的代表周恩来。父亲躲开特务的监视,写好了一张字条:‘我已到重庆,3个孩子交给您照顾,拜托了。’我们兄妹3人乘特务只留下一人监视之际,溜出了小旅馆。”叶华明的回忆清楚表明,叶挺信中所说的这些话,实际是自己导演的一场戏而已,孩子们离开都是他一手策划的。而之所以告诉陈诚“子女不知所踪、妻子生活困难”,只是希望能够将国民政府调查人员的注意力引开,同时也利于掩盖自己与周恩来等中共领导人秘密联络的事实,可谓是一举两得的计划。

  据后来相关档案记载,陈诚拿到此信后,即将叶挺所托付诸事,交由自己的部下——军政部储备司司长庄明远办理。然而,让陈诚没有想到的是,庄明远虽然是国民党身份,但他反对内战,反对独裁,故而早已与共产党有所接触。接到任务后,他随即将信中这些信息,先行通知了周恩来等人。在重庆地下党组织的直接指挥下,他为营救叶挺做了大量工作。1946年,叶挺获释出狱后,还特地来到位于半山新村的庄明远家中探望并致谢。

  作者:张蕾蕾

  今日重庆传媒集团《红岩春秋》出品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使用

编辑:陈怡璇
版权所有 © 今日重庆传媒集团
地址:重庆市渝北区同茂大道416号
邮编:401120
渝ICP备:1200099 渝公网安备:50010302000642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50120190002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3-638916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