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Banner广告
当前位置:首页 > 旅行 > 游记 > 正文

静谧的中山四路 大隐于繁华的山城老街

来源: 华龙网综合    编辑:汤芮2017-03-13 14:30:45

   走在上清寺转盘,一片车水马龙之中。埋头默默的走着,突然眼前风光一变,路边落叶纷飞,一栋栋有些浅灰色明清风格的房屋,沉稳地与深灰色的路面融为一体,恍然不知所在何方。仿若置身于闹市之中的一片静地,猛然的抬起头,路牌上方写着中山四路。

    抬眼望去,满街根繁叶茂的黄桷树,在空中温柔的缠绕在一起,将青灰色的砖石小楼掩映起来,深藏在庭院最深处,整条街显得特别洁净沉谧,充满了不可言说的厚重与神秘。沿街细看过去,从街口到街尾不过短短800多米的老街上,周边触目皆为豪门衙府,隐藏在繁华里的特园、桂园、张骧公馆、戴笠公馆、周公馆、潘文华旧居等,数幢风格各异的建筑,在时光碎片的辉映下,悠然已过三个世纪,镌刻下属于这个城市自己的城南旧事。

    从历史的尘烟中走来

    时光匆匆,跨越三个世纪的中山四路从历史的尘烟中走来,始终不曾改变它的静默与深沉,不管是从开埠到民国早期,从抗战到解放,从新中国成立到直辖后,中山四路历经了记录下重庆在近现代历史上的全部发展轨迹,呈现出不同时代的风貌。这里是岁月的沉淀,也是重庆历史书籍中不可磨灭的一页。自始至终,中山四路都显出了特有的包容气度,接纳着每一个时代的变化,显出云卷云舒的淡然气度。

    据史载,开埠的时代要追溯到一百多年前。光绪十六年(1890年)中英《烟台条约续增专条》签订,重庆被辟为通商口岸,这里只是嘉陵江南岸、城郊的一处小码头,甚至还没有一个像样的正式名称。渔船在江中往来,野草闲花迎风摇弋,遇上特别的日子,几处外地商旅设立的会馆中会隐约传来些鼓乐戏曲之音,显出几分闹热。

    国外教会在重庆开埠后一度活跃。他们开办学校、医院,以外来文化理念渗透传统的中国习俗,法式教堂与学校在这里修建起来,成为开埠时代鲜明的符号。时光流逝一百多年后,当年的教会学校求精学堂蔓延惠泽至今。在这里,西式的教堂和北岸的村落隔江遥对,在雾霭江风中迎送每一个晨昏。

    现在的求精中学作为一所百年老校仍旧欣欣向荣。这里是整个中山四路街区最热闹的地段,在不少青春的面孔点缀下,让这条充满韵味的老街,有一种说不出的时空错乱般的美丽。

    风云际会的抗战时期

    重庆的抗战历史,也给中山四路凭添了几分神秘。20世纪30年代,民国地图上第一次出现中山四路的名称。但从一出现就注定了它与旧中国密不可分的命运。那些仿佛已经淡出人们视野的名宅其实依然在老街周围散布着残留的屋宇痕迹,有它在,中山四路就承载了一段特殊历史的内涵。

    中山四路65号有一处典型的西式风格建筑,这原国民党上将张治中的公馆——桂园。一进门,白浆勾缝的青水砖墙与石拱门,让这里看上去格外有民国范,院内桂树身姿摇曳,桂园因此得名。1945年重庆谈判期间,毛泽东与周恩来同国民党代表,就是在这里签订了著名的双十协定。在那个动荡的岁月,这座小楼里的任何一个决定,都足以轻易的改变历史走向吧。

    走过桂园便可遥望深藏在高墙大院内的蒋介石战时市区官邸德安里。这里早已找不到奢华迹象,依旧是青灰格调,内敛的二、三层小楼,石砌的大露台已算带有锋芒,这里既是官邸也是办公场所,重要的政治活动、外交接待、谈判都在这里举行。

    往里再走,有一个延伸到地平线下的院落,走过的时候并未有发觉什么特别,走近一看,戴笠公馆旧址几个字,就安静的落在那满是蔓藤的墙上,一栋白色的建筑记录着当年戴笠在重庆的风花雪月。

    再往前行就走到中山四路的尽头,也是中山四路街尾的休止符。曾家岩周公馆是中共南方局旧地,这里上演的是特殊历史时期国共双方的艰难博弈。抗战最艰苦的时段,南方局在这里担负着维护统一战线,争取国际援助的使命。

    依岩而建的周公馆是典型的川东民居建筑,青灰色调,可堪入画,三层小楼依岩而建,一面临江,一面临巷,屋内天井围合,楼阁青瓦铺顶,自楼上眺望,江景入目,豁然开朗,一条道路在屋前辗转铺开,成为新街区入口。

    走在这条路上,不仅看到旧重庆的历史,也感到那些光荣时刻和历史名人如潮水般袭来,如果想在城市的纸醉金迷里寻找一片宁静,我想这里就是那片不可多得的世外桃源。

相关新闻
热门文章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隐私保护 | 免责声明
地址:重庆市渝中区中山四路81号1幢三楼 邮编:400015 今日重庆传媒集团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0991 渝公网安备:50010302000322 经营许可编号:渝B2-20130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