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Banner广告
当前位置:首页 > 红岩春秋 > 城市记忆 > 正文

国华中学创办记

来源: 红岩春秋   编辑:杨洋2017-09-25 13:42:04

国华中学校本部——长江北岸杨河溪张家湾钟家大院。.jpg
国华中学校本部——长江北岸杨河溪张家湾钟家大院
 
  抗战初期,大后方的进步青年,不畏艰险,纷纷前往延安求学。在万县(今重庆市万州区),由中共万县党组织协助送往延安的青年,先后达100多人。国民党发动反共高潮后,沿途关卡林立,阻止青年前往。中共万县党组织决定自办一所“抗大”(延安抗日军政大学)式的学校,以培养进步青年,壮大党的新生力量。
  
  这所学校就是国华中学。它虽然办的时间不长,影响却很大。500多名师生中,绝大多数是进步的,教职工里中共党员占60%以上。他们后来分散在四面八方,在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和新中国建设中,都曾起到积极的作用。我作为这所学校的筹办者之一,也感到自豪。
  
  选址钟家院子
  
  1938年初,我入党后,被分配在万县河口场小学教书,借以开展农村和建党工作。当时劲头很大,除搞好教学工作外,我还带领全校师生,把当地的抗日救亡活动搞得轰轰烈烈。我与当地各方面的关系也很融洽,还发展了一批大龄学生入党,为此得到上级党组织的表扬。
 
林向北.jpg
林向北
  
  就在这时,万县中心县委刘孟伉(我称伯父)交给我一个任务——为国华中学选校址。
  
  伯父的要求是越快越好。我就在几个新党员举行入党宣誓的第二天下午,约他们开会。因为保密原则,我只说是为了避免敌 机轰炸,万县有个学校想搬到乡 下来,我最尊敬的老师委托我办这件事情,你们是本地人,想一 想有没有合适的地方。大家七嘴 八舌,有的说附近有个祠堂,有 的提出哪个地方有庙宇或是住家 大院。可是议论来议论去,这些 地方虽适合办学,但没有过硬的 关系,主人不会让出来。
  
  正在山穷水尽的时候,学生 钟克明站出来,说他家的房子是个大四合院,两兄弟都出来读书住校,家中只有父母,房屋大部分是空着的。
  
  我忙问:“你父母愿意让出来吗?”
  
  小钟说:“我看可以,我父亲是知识分子,为人和善,也很开明,前些年还为地方上修学校捐了10担谷子。”
  
  我还是没把握:“那你先回家去说说,看看你父亲的态度。”
  
  小钟说:“林老师,我们一起去吧。我们在父亲面前经常说 起你,他对你的印象可好了,多 次叫我们请你去玩,你也答应 了,却老说没时间。我父亲现在 对抗日救国的事很积极,也最恨国民党的贪官污吏,这次我们一 起回去,只要你多多开导,他一定会答应的。”
  
  我一想,也是这个道理。刚好第二天是星期天,我在镇上买 了两盒糖果点心,又称了两斤叶 子烟,和兄弟俩一起去看钟老。 学校离钟家不到10里路,我们边 走边谈,到他家不过10点。小钟 的弟弟跑在前面,还没进门便喊 道:“爸爸,林老师来了!”
  
  钟老迎出大门,笑呵呵地握 着我的手说:“久仰大名,稀客 稀客,是什么风把你吹来的?” 在客厅稍事休息,父子3人带我去参观他们的家。这是一个大四合院,有前后两个天井,房间 也很多,有五六百平方米,院子里还植有不少松柏,四角修有碉 楼。我一边看一边想,这里离 万县城约50里地,离长江边也不远,水陆交通都很方便。院子四周古柏参天,环境幽静,不但是 个读书的好地方,还可以防敌机 空袭,真是太理想了。钟老一边领我参观一边感慨说:“这院子是祖辈留下的,房多人少,人气 不足,现在屋柱被白蚂蚁侵蚀, 都快要倒塌了,我无力维修,也懒得管它。”
  
  参观完毕,在客房就坐,我不便直接说借房的事,就顺着老 太爷的兴致,谈战局的发展。当我们谈到国民党军队消极抗日节 节败退,八路军保护人民生命财 产,痛击日军,打了很多胜仗的 时候,钟老叹息说:“国民党如此腐败,将来恐怕就是共产党的天下了。”
  
  我看时机成熟了,就接着他 的话头说:“是啊!现在国土不断被日寇占领,沦陷区的学校都 想往内地迁移,但大城市不断被 敌机轰炸,也不安宁,许多办学 人为此感到苦恼。今日来府上, 一是承老先生多次相邀,同时另 有一事相求,不知老先生肯赏脸否?”
  
  钟老是个耿直的人,便说: “小儿每次回家,说到林老师教 书为人,真是有口皆碑,今日相识,使我受益匪浅。林老师若有事情需要我帮忙,只要可能,当尽力为之。”
  
  于是,我就把借屋办学的事 详细地向他作了介绍,特别提到是刘孟伉在主持此事。钟老听后很感动,说:“在这国破人亡的时候,仁人志士们想为子孙后代做些好事,真是难能可贵。老师今日所谈之事,老朽一定尽力促成。还请林老师出面约个时间, 我与孟伉先生当面商量。”
  
  正疑走投无路,突然柳暗花明,我当然高兴,急着要赶回县城向伯父报告这一喜讯。钟老却硬要留我吃饭,拿出了存放多年的茅台酒,把原本不会喝酒的我灌得醉醺醺的。吃到下午4点, 才放我走路,等我赶到万县,路灯都亮了。
  
  第二天一大早,伯父和我由万县直往钟家。钟氏父子已经在门前等候,很高兴地把我们迎到客房。伯父来不及休息,就去参观大院,边看边称赞:“好呀好呀,这真是一个理想的办学地方呀!”我们回到客房,伯父叫我取出两副裱好的对联打开摊在桌上说:“昨日听林青谈到先生深明大义,为支持建校慷慨相助, 特地选了两副我最满意的对联送与钟老先生,以表敬意。”
  
  钟老一见,禁不住又惊又喜:“刘老是我县的名人,书法誉满天下,今日有幸得此墨宝,为寒舍增光,钟某我真是万分感激。”接着就让开饭。八碟八碗,算是当地豪华宴。他又重新拿出一瓶未开的茅台,我忙拦住,说昨天的茅台还有大半瓶, 钟老瞪了我一眼:“贵客怎能吃残酒?”
  
  酒好、菜好、心情好,大家都很高兴,一瓶茅台酒喝得干干净净,都有些醉意了。借房子的事未多费口舌,双方写了一个简单的租约。钟家自留3间,其余大都让学校占用,并由学校整修,只是象征性地交点租金。
  
  当时政府有个规定:凡是新创办一个中学要缴5万块银圆,但从沦陷区迁来的学校可以免缴。正好,县委委员胡昌浩的哥哥在上海办有一所“国华中学” 准备迁到四川,征得他的同意, 万县中心县委就用“国华中学迁川”的名义上报四川省教育厅, 教育厅的批文很快就下来了。
  
  现在解决了校址,完成了一件大事,但是整修房屋、购买教具、聘请教师……需要很多钱。我们县委本身很穷,哪里去找这样一大笔费用?于是决定由伯父和万县商会会长鲁济舟(后来成为党员)带头,利用他们的声望,在万县、开县和云阳等地募集了二千多块银圆,作开办费。
 
国华中学分部——长江南岸宜庵寺.jpg
国华中学分部——长江南岸宜庵寺
  
  正式开学
  
  我们白手起家,由筹办到开学只用了4个月。1939年2月,学校正式开学了。全校共有530多个学生,大部分是由万县中心县委所属的万县、云阳、忠县、奉节、梁山、巫山和开县7个县委推荐来的,其中贫苦学生可以免费入学,也招收了部分外校转来的学生。由于学生太多,钟家院子容纳不下,后来又在长江南岸大庙宜庵寺设了一个分校,分一半的学生在那里上课。万县中心县委的8个委员中,就有4个委员担任学校的领导和教学工作。全校19个教职员,有13个是共产党员,5个进步教师。在教师和学生中共有60多个党员,设立了6 个支部。为了提高党员质量,我们还利用春节假期办了一次党员培训班。
  
  学校以“抗大”为蓝本,以抗日救国为教育方针,除上课外,还学习时事政治,组织座谈讨论。学生中还组织了抗日读书会、文艺活动研究会、时事哲学研究会等学术团体。学习《抗日救国十大纲领》和毛主席的《论持久战》,还组织文艺歌咏队和演出队到附近各乡宣传。我们在校园里公开提倡言论自由,宣称爱国无罪,鼓励学生对教学管理方面提出改进意见。学生选出代表,自己管理伙食,师生一起扛沙运土,修建了球场和花园,真是个生动活泼的小天地。每到星期天,一群朝气蓬勃的青年,活跃在万县街道上,宣传抗日救亡,这就是我们国华中学的学生。学校只有一个教官是由国民党派来的,孤掌难鸣。
  
  不久,万县中心县委也搬进了国华中学院内。1939年5月, 我由云阳去万县中心县委汇报工作,看见两个月前见过的钟家院子,已经大变模样:由伯父亲笔书写的“私立国华中学”牌子挂在门前,校门的两边也是由他写下的“团结、紧张、严肃、活泼”8个大字。这不正是“抗大”的校训吗?他老人家这么大胆子,就不怕国民党来清查?我走进校办公室,见到了黄蜀澄, 他曾是当年我在云阳中学读书时的老师,现在是万县中心县委书记。一见面他就很亲热地拍着我的肩膀:“调皮鬼,今天我们又见面了。”
  
  谈完工作,我又去拜访钟老,他的两个儿子现在也进了国华中学读书。钟老因为支持办了这个学校,周围群众对他更加尊敬。他一再称赞学校办得好,老师教书认真,学生很守规矩,还夸奖我为当地的百姓做了一件好事。
  
  学校被查封
  
  在国民党统治区,居然出现了这样一所红色学校,不亚于在当局心脏安上了一颗“定时炸弹”,不清除这个隐患,他们决不会罢休。于是,国民党的相关机构开始行动了。先是派一些三青团学生进来,以读书为名制造,事端进行捣乱。又派出一些特务到学校内侦伺,企图拿到“铁证”打击破坏。加上万县城内某些学校的学生纷纷转学到国华中学读书,致使人数锐减,开不了课。他们也制造种种谣言, 对国华中学进行攻击,还密报到国民党有关部门,说国华中学主办人多系共产党员,在进行共产活动,为共产党训练骨干反对政府……
  
  事情闹到国民党教育部,部长陈立夫亲自派人来调查,收集了一些“举报材料”,密电四川省政府主席王瓒绪要求“严办”。我方通过各种关系企图化解,均无效果。
  
  1939年6月18日深夜,当时地下党河口场区委负责人何华生从他叔父那里探听到消息,国民党要对国华中学下毒手,立即把这情况告诉黄蜀澄。学校召开紧急会议,把上了“黑名单”的教职员立即转移到万县高粱乡廖家沟,办了一个月的训练班,然后让部分人赴外地工作,有的去了延安或解放区。后来,国华中学的学生大都成了抗日救亡的积极分子,也算是我们为党培养了一批骨干。
  
  6月19日清晨,一个排的宪兵拿着枪冲进学校,照着“黑名单”执行搜捕,但没有一个共产党员被捕。
  
  半年后,国华中学正式被查封。伯父和黄蜀澄等人被通缉。后来我在重庆见到他们,伯父感慨地说:“国华中学这个胖娃娃不幸夭折了,真可惜。”
  
  作者/林向北
  
  原文刊载于2017年4月《红岩春秋》杂志
 
相关新闻
热门文章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隐私保护 | 免责声明
地址:重庆市渝中区中山四路81号1幢三楼 邮编:400015 今日重庆传媒集团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0991 渝公网安备:50010302000322 经营许可编号:渝B2-20130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