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革命歌》词作者罗振声的人生轨迹

来源: 红岩春秋   编辑:杨洋 2019-02-01 09:25:22

   綦江少年  从小立下大志  

 
  罗振声,原名罗共荣,字继溥,又名向乾,1900年农历八月二十五日生于綦江县东溪镇一书香门第。其父罗熙农是清朝钦赐光禄寺署正,罗振声为独子。他少时入学东溪,学习十分勤奋。綦江东溪扼渝黔交通咽喉要冲,但由于军阀连年混战、土匪猖獗,以致田园荒芜,百业凋敝,人民生活困苦不堪。这一切在少年罗振声的心中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中学时期,在重庆完成学业后,他考取成都高等师范学校,继续深造。当时,重庆、成都的各派政治势力和各种思潮十分活跃,罗振声得以广泛阅读进步书刊,并在早期革命家恽代英的影响下,开始认识与接受科学和民主主义思想,思想上有了很大提升。在他看来,西方国家的强大,关键在于科学技术先进,于是,他在心中逐渐萌生了科学救国的信念,并一心想去西方寻求救国救民之道。抱着这种理想,从成都毕业后的罗振声于1919年初考入重庆留法勤工俭学预备学校。与他一起在这个学校就读的有邓希贤(邓小平)、邓绍圣、冉钧、周文楷(周贡植)、王宪清(王奇岳)等。
  
  学校开学不久,五四运动的革命洪流冲击到山城。在进步师生的带领下,该校学生群起响应,积极投入到爱国运动中。罗振声随同学们一起到重庆卫戍司令部示威请愿,声讨北洋军阀的卖国行径和帝国主义的侵华罪行,斗争坚持了两天一夜。随即,抵制日货运动又开始了,罗振声和同学们把自己贴有日本商标的物品砸烂或烧毁,并在校内外进行宣传。通过这场斗争,罗振声更加坚定了探求救国救民道路的决心,增强了学习的毅力和克服困难的勇气。
  
 
111111111111111111.jpg
罗振声,1924年摄于巴黎
 
  1年的学习很快结束了,罗振声与部分同学经过严格考试,获准赴法勤工俭学。其中,罗振声、江克明、冉钧、邓绍圣、袁文庆等46人为贷费生,由校董事会补助每人100元;邓希贤、周文楷、周维桢(周唯真)、王宪清等38人为自费生,每人自筹300元作赴法费用。
  
  1920年8月,罗振声作为綦江东溪镇第一位留洋学生,拜别家乡,和赴法同学一起乘坐重庆法商洋行的“吉庆”号轮船,离开了养育自己多年的巴山蜀水,一路东进,于9月11日在上海转乘法轮“盎特莱蓬”号,远涉重洋,历时月余,到达法国马赛,然后再到巴黎。
  
  勤工俭学  在法兰西成长
  
  当时正值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不久,法国经济萧条,工厂无法正常开工,加之物价上涨,人们生活异常困苦。这对于刚刚踏上这片陌生土地的中国留学生而言,既出乎意料,又不得不面对。和其他同学一样,罗振声刚到法国时很长一段时间找不到工作,在学习和生活上遇到了很大困难。为此,他与袁文庆、吴宥三、江克明、冉钧、邓绍圣等41名贷费生联名向重庆留法勤工俭学会致信,告之其所遇困境,希望得到帮助和支持。经过努力争取,罗振声等人进入一家毛纺工厂做工,并进入巴黎工业学院就读。
  
  在当时的法国,勤工俭学的生活是非常艰苦的。雪上加霜的是,1921年2月,华法教育会停止给中国勤工俭学学生发放生活维持费,学生生活陷入困境。2月28日,在留法勤工俭学学生联合会的领导下,发起了以争取“生存权、求学权”为口号的留法勤工俭学学生运动,罗振声也积极参与其中。当时,数百名学生包围了中国政府驻法公使馆,经过流血斗争,并在社会舆论声援下,学生取得了胜利,迫使中国政府向勤工俭学学生继续发放生活维持费。7至8月,罗振声还参加了数百名勤工俭学学生联合华工及各界侨胞反对中国政府向法国秘密借款的斗争,由于斗争声势浩大,迫使中国政府制定的以出卖主权为代价的秘密借款合同中途停止履行。经过实践斗争,罗振声进一步认识了中国北洋军阀政府的腐朽和反动,更坚定了对救国救民道路的探索。他在赵世炎、周恩来、周维桢等人的影响下,开始阅读和学习共产主义理论书刊,思想认识上产生了质的飞跃。
  
  1922年,旅欧中国少年共产党、中国共产党旅欧支部先后在巴黎成立,后旅欧中国少年共产党改为旅欧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23年4月,经周恩来、周维桢(旅欧共青团执委秘书)介绍,罗振声加入了旅欧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并在周恩来、周维桢的领导下,在勤工俭学学生和华工中开展宣传共产主义和增强团结的活动。在工作中,罗振声进一步得到了周恩来、周维桢等同志的教育和鼓励。周维桢在给罗振声的一封信中写道:
  
  振声同志:
  
  关于共产主义的书籍,望你常常留心多看些,这是我们研究共产主义者必须做的事。宣传主义、吸收同志,是我们现在最重要的工作。我们既然是信仰共产主义者,就要时时刻刻不忘宣传,有机会宣传便要宣传,不要有一点顾忌流俗人的笑骂。在可表明我们信仰主义的态度时侯,无妨诚恳的说出我们是信仰共产主义者。我们的行动处处都是依照主义走的。
  
  我现在是作包工,一天可得十三四方,但是生活仍是艰难,大有不能支持之概!作工外,很少时间来读书,真是一件恨事!无产者生活大抵如是,其实又何必恨呢!努力养成我们革命的精神,非身受无产者的痛苦实难为无产者的事的。我十分觉得我过苦工的生活是造成我革命的思想,不识你的感想如何?
  
                                                                                                                                                                      周维桢
                                                                                                                                                                 1923年5月3日
  
  正是在这样的支持与教育下,罗振声不断成长,1924年,经周恩来和周维桢介绍,他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成为中共旅欧支部的成员。同年7月,罗振声在巴黎大学政治经济学系和巴黎工业学院机械学系毕业。
  
  而此时,中国国内的革命形势发生了新的变化。1924年1月,中国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广州召开,第一次国共合作正式建立,由此掀起了国民革命新高潮。由于形势的快速发展,我党急需一批理论修养与工作能力较强的骨干参与国共合作,奔赴第一线。旅欧支部根据中共中央指示,号召旅欧的中共党员和共青团员“努力学习,从早回国”,积极投身于火热的革命斗争。
  
  这年夏天,按照中央的决定,周恩来、罗振声、刘伯庄、周子君4位同志先期回国。旅欧共青团执委在向团中央的报告中简要介绍了他们的基本情况,其中关于罗振声的简介为:“罗振声——四川,年24,1923年4月加入本团,性情直,富于感情,有相当活动能力,主义认识较恩来、伯庄弱,但能刻苦研究,比较以前进步迅速,因进工厂生活太久,法文程度只能勉强看书,曾服务本区布洛列支部,如干事会书记等,颇能热心尽职,有成绩。”
  
  就这样,周恩来、罗振声一行由海路回国,结束了在法国4年的勤工俭学生活。
  
  投身大革命  创作《国民革命歌》
  
  周恩来与罗振声到达香港后,周恩来于9月1日向中共中央作了书面汇报:“中央执行委员会,此番我们同行归国的同志四人。刘伯庄、周子君两同志直往上海。罗振声同志和我至香港后须往广州一行,故不克直达上海找到。我们在广州耽搁的日期,我须俟C.P.中央命令而定。振声同志原愿入广州国民党军官学校,如可能当即在广州住下,否则或不久亦将转往上海。……”根据中共中央指示,罗振声随周恩来经深圳到达大革命的中心——广州。
  
  9月底,罗振声进入黄埔军校第二期学习。按照当时国共两党建立统一战线的规定,罗振声经党组织同意,以个人名义加入国民党。为了进一步在黄埔军校中开展党的工作,学员中的共产党员李劳工、周逸群、王伯苍、吴明等倡议组织“火星社”,作为共产党的外围组织,以推行党的政策,扩大党的影响,为吸收共产党员准备条件。罗振声等一些共产党员、共青团员和进步青年数十人相继参加了“火星社”,他们积极开展活动,吸引了大批学员,产生了很大影响。
  
  1925年1月,国民党黄埔军官学校特别党部进行改造,“火星社”利用自己的组织力量展开竞选运动,结果按照预定计划,获得完全胜利——周逸群、吴明、陈作为、罗振声等共产党员当选为国民党黄埔军官学校特别党部第二届执行委员会委员。第一届执行委员蒋中正落选,后经国民党黄埔军官学校党代表廖仲恺推荐,蒋才得以任监察委员。罗振声在执行委员中的分工为组织委员。此次改选的成功对于扩大中国共产党在黄埔军校的地位和影响有着积极作用。
  
  2月,为巩固统一战线,有效开展革命活动,以共产党员为核心的“中国青年军人联合会”在黄埔军校成立,罗振声参与筹建并成为其骨干成员。他与其他共产党员一道,同校内国民党右翼团体“孙文主义学会”展开斗争。
  
  由于盘踞在广州东江地区的军阀陈炯明背叛国民革命,2月初,广州国民政府率师东征,黄埔军校学生军数千人承担右翼作战,罗振声任侦察队长,随校本部进发。国民革命军团结东江地区广大工农群众,在共产党员、共青团员的带动下奋勇杀敌。此时,由罗振声之前创作的《国民革命歌》不仅在黄埔军校中传唱,也开始在国民革命军中、广大市民中传唱开来。《国民革命歌》是罗振声根据法国民间流传的一首歌曲重新填词而创作的。其歌词写道:“打倒列强,打倒列强,除军阀,除军阀,国民革命成功,国民革命成功,齐欢唱,齐欢唱。打倒列强,打倒列强,除军阀,除军阀,努力国民革命,努力国民革命,齐奋斗,齐奋斗。”《国民革命歌》激起了军人的革命斗志,唱出了华夏民众的集体心声,在东征时被确定为军歌,后被广州国民政府定为代国歌。
  
  2月6日,学生军占领东莞。东莞县国民党召集1000多人举行市民联欢会。黄埔军校政治部主任周恩来在会上发表了激奋人心的讲演,宣传国民革命的意义和此次东征的目的。接着,罗振声走上讲台,向群众讲解了《国民革命歌》歌词的意义。
  
  2月15日,国民党黄埔军校特别党部派罗振声、周逸群二人去前敌所在地探听消息。在探知进攻部队已占领淡水城,毙敌旅长1人,俘虏1000多人,缴获枪械2000多支和大量军用物资后,他们立即将这一振奋人心的消息报告党部,并进行宣传。3月13日,学生军教导团和第七旅攻占棉湖,毙敌军数百人。罗振声随校本部进入棉湖,开展宣传活动。
  
  在东征军的行进中,周恩来每到一处都非常注重党的建设工作。东征军攻克潮汕后,由于之前汕头并没有中共党组织,只有个别党、团员来这里秘密活动,为此,周恩来亲自指派罗振声、黄锦辉在汕头做宣传工作,为地方党组织的创建制造舆论。3月中旬中共汕头特别支部、共青团汕头特别支部组建成立后,周恩来又亲自指派罗振声、周逸群,以及政治部的鲁易、陈恭等人参与中共汕头特支有关活动,增强地方党组织的领导力量。
  
  正当国民革命军在东征中取得节节胜利的时侯,传来了孙中山先生逝世的恶耗,东征将士无不沉浸在悲痛之中。3月30日,罗振声与军校将士们一起在兴宁县城门刁屋坝参加了“孙中山大元帅追悼大会”。
  
  历经3个多月作战,6月,国民革命军平定叛军,第一次东征取得胜利。不久,罗振声还随军校参加了平息杨希闵、刘震寰的叛乱。
  
  9月6日,军校举行第二期学生毕业仪式,罗振声成为449名毕业学生中的一员。毕业后,罗振声留校任政治部科员、入伍生政治部训练员,并在第二次东征中任政治部赴东江党务特派员,后参加北伐战争,任国民革命军政治部训练科长。此时,由于蒋介石反共意志愈加坚决,按照中共中央的指示,已暴露的共产党员便撤离黄埔军校及军队。就这样,罗振声结束了在广州的军旅生涯,回到重庆。
  
  回到家乡  与杨闇公并肩战斗
  
  1926年,根据党组织安排,罗振声进入重庆中法大学任教,担任体训主任,具体负责学校的军事训练;其党内职务是中共重庆中法大学支部委员。中法大学教职员工绝大多数都是共产党员和共青团员。罗振声一到学校就与其他党员一道,以合法身份为掩护,积极开展革命斗争。2月,中共重庆地方党组织领导人杨闇公、吴玉章、冉钧等组建了中共重庆地方执行委员会(简称中共重庆地委),以领导全川的革命斗争。罗振声任中共重庆地委教育委员会委员、共青团重庆地委委员,在当地积极培养进步青年。
  
  4月,罗振声的家乡綦江东溪大闹饥荒,而地主奸商却与贵州军阀勾结,将粮食运往贵州换回鸦片牟取暴利。中共地下党员危直士等人在东溪太平桥组织饥民阻止粮食外运,扣留并分走一部分。贵州军阀随即派兵镇压,不仅将带头分粮的三人枪杀,还拘捕了地下党员及一些积极参与者,制造了震惊全川的“东溪米案”。当时,罗振声从重庆返家休假,目睹贵州军阀残酷镇压东溪人民的暴行,感到震惊而愤怒。由于他未与綦江地下党组织发生横向联系,不便出面公开斗争。但他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返回重庆后立即向中法大学党组织作了汇报。中法大学根据罗振声等人的汇报,立即拍发电报并在《新蜀报》上发表文章,揭露贵州军阀的罪行,发动全校师生声援“东溪米案”被拘捕者。在强大的社会舆论压力下,并经綦江地方党组织及多方人士的活动,贵州军阀被迫释放了被关押人员。
  
  随着进步势力的发展壮大,四川军阀非常惊恐,他们与蒋介石相互勾结,残酷镇压进步人士。1927年3月,英、美等帝国主义军舰炮轰南京,激起全国人民的强烈愤慨。31日,重庆各界群众两万多人在打枪坝举行“各界人民反对英帝炮轰南京市民大会”,中共重庆地委和国民党(左派)四川省党部全体领导成员出席大会。罗振声根据党组织的安排,在会场内负责指挥纠察队和童子军维持会场秩序。大会刚一开始,大批受军阀派遣的特务、流氓涌入会场,他们开枪挥刀,对大会主席台人员和场内群众进行武力攻击。一时间,枪声、喊叫声不绝于耳,人们四散奔逃,会场一片混乱。这场血腥的风暴一直持续到下午2时左右,共有300多人遇难,上千人受伤,酿成惨案。其间,罗振声被子弹击伤,后趁混乱之际跳越城墙,得以脱险,遂潜回东溪老家养伤。
  “三三一”惨案发生地——打枪坝_meitu_1.jpg
“三三一”惨案发生地——打枪坝
  “三三一”惨案后  脚步戛然而止
  
  “三三一惨案”发生以后,中共重庆地委书记杨闇公、地委组织委员冉钧等被捕遇害,中共重庆党、团各级组织、革命活动主要阵地以及国民党左派组织均遭到破坏。随即,蒋介石在上海发动了“四一二”反革命政变,第一次国共合作破裂,各地共产党人和进步人士遭到拘捕与屠杀,整个重庆乃至全国各地都处于白色恐怖之中。罗振声只身脱险回綦江东溪家中隐蔽后,没有再去重庆找党,从此失去了党的组织关系。他开始在东溪镇小学教书数年,后经营一家茶馆维持生活,过着极其平凡的生活,直至1939年因病逝世,终年39岁。
  
  中国革命的道路是曲折的,罗振声只走完一段就退出了。但是,他退出后,没有出卖同志,也没有反党,没有做过危害党组织的事情,而其曾经的革命业绩也同样是值得追念的。
  
  作者/刘克洪  陈志元
  
  原文刊载于2012年第5、6期《红岩春秋》杂志
热门文章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