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上空不好对付

来源: 红岩春秋   编辑:杨洋 2018-11-09 09:19:57

向日军射击的中国空军机枪手_meitu_1.jpg

向日军射击的中国空军机枪手

 

  1940年6月6日,重庆的天空阴云密布,正当人们认为日机不会来袭之际,空袭警报却于上午11点22分响起。12点45分,空袭紧急警报再次拉响,市民纷纷离家,向城郊疏散,或躲进附近的防空洞。下午2点34分,重庆防空司令部解除了空袭警报。

  

  蹊跷的是,这一天,人们并未看见日机飞临重庆市区轰炸。那么,它们飞去哪里了呢?

  

  关于这一天日机的活动,当时的资料记载甚少,且不完整。根据重庆市档案馆保存的资料记载,当天,“一批(敌机)36架经五峰、恩施、利川空袭梁山机场,另两批共63架空袭遂宁。在巴县含谷乡、虎溪乡、西永乡和白市驿机场等地投炸弹48枚,造成5人死亡、7人受伤,损毁房屋15间”。而四川省档案馆保存的相关资料记载,“日机33架空袭梁山县,向机场、县城、天竺乡、城西乡等地投弹348枚,炸伤2人,炸毁房屋12间”。

  

  时任国民政府经济部部长翁文灏,曾在当天日记中写道:“日机百六十架,分为4队来袭,一攻梁山,一攻遂宁,一攻白市驿,一攻江津。警报自上午11时至下午3时半。闻遂宁击落1架(敌机)。”日记中提到日机轰炸的地点比上述资料多,并明确提及,中日空军曾发生空战,中国空军在遂宁上空击落日机1架。

  

  近几年来,笔者多次前往日本,收集日本空军侵华史料,发现1940年6月6日这一天,是日本陆海军航空队自轰炸重庆以来首次联合出动轰炸机,共同对重庆周边的中国空军基地进行空袭,企图通过大规模的轰炸,彻底摧毁防御重庆的中国空军力量。当天,日军共计出动127架飞机(含4架侦察机)在多地与中国空军交战,并被击落1架轰炸机。

  

  白市驿上空之战

  

  1940年5月13日,日本侵华陆海军正式签订了“航空部队紧密协同进攻内地,以挫伤敌人的抗战意志”为作战方针的《陆海军关于101号作战协定》,准备集中在华陆海军航空部队主力,联合对我大后方实施无差别轰炸。

  

  当天,日本海军从本土调来的第1联合航空队全部进驻汉口。19日,从华南调来的第15航空队和第14航空队华中派遣队全部进驻孝感。日本海军在汉口设立联合空袭部队指挥部,集结轰炸机达90架。同时,日本陆军第3飞行集团将下辖的第60战队调至山西运城,进行远距离飞行和轰炸训练。6月3日,第3飞行集团在运城设立战斗司令部指挥所,集结轰炸机达51架。

  

  6月5日,侵华日军原定在这一天联合出动航空部队,对我大后方实施空袭,但因气候条件不好,将攻击的日子延迟了一天。日本陆海军各航空队空袭的主要目标如下:

  

  陆军第3飞行集团第60战队36架轰炸机目标:重庆白市驿机场

  

  海军第1联合空袭部队高雄航空队16架轰炸机目标:四川梁山机场

  

  海军第1联合空袭部队鹿屋航空队18架轰炸机目标:四川梁山机场

  

  海军第2联合空袭部队第13航空队26架轰炸机目标:四川遂宁机场

  

  海军第2联合空袭部队第15航空队27架轰炸机目标:四川遂宁机场

  

  6月6日一大早,日军便出动4架侦察机,先期至各个目标空域附近进行侦察。

  

  上午11点35分,中国空军布置在长江沿线地区的防空监视哨传来消息,发现敌侦察机1架经长寿西飞。驻重庆的中国空军第1路司令部立即下令,由第18中队队长范光华率领该队的3架霍克75战斗机和第24中队的3架E-16战斗机,从白市驿机场起飞,分别在广阳坝和白市驿机场上空巡逻,拦截敌侦察机。下午1点45分,第18中队队员吴国栋、胡国英在大中坝上空发现敌侦察机,当即发动攻击。敌侦察机凭借速度优势,遁入云层逃离。

  

  大批日机向重庆飞来的情报不断传至中国空军第1路司令部。12点45分,司令部下令第22中队的4架霍克战斗机和第29中队的3架E-15战斗机,组成第1混合编队,从广阳坝机场起飞,至北碚上空巡逻警戒。12点47分,司令部又令第23中队队长王玉锟,率该队和第21中队的9架E-15战斗机为第2编队,由广阳坝机场起飞,同样飞往北碚,在第1编队的上方巡逻警戒。中国空军根据以往经验,在日机轰炸重庆必经的北碚上空,采取两个编队双层配置的战术,意在将日机拦截于重庆市区上空之外。

  

  但这次日机目标不是重庆市区,而是中国空军基地——白市驿机场。执行轰炸任务的日本陆军第3飞行集团第60战队从山西运城起飞,飞行路线与汉口起飞的海军航空队不同,故而中国空军未遭遇日机。

  

  中国空军第1编队在北碚上空巡逻15分钟后,接到地面指挥部无线电话通知,令其转向白市驿上空警戒。又过10余分钟,仍未发现日机踪影。这时第29中队的3架E-15战斗机,拟飞回广阳坝机场加油,却在江津上空与日机相遇。队长马国廉立即率领僚机孔叔明和陈梦锟,向行进中的敌轰炸机群发动攻击。在攻击过程中,孔叔明驾驶的2922号战斗机因滑油箱被敌弹击破,遂飞回广阳坝机场,安全着陆。余下两机,在对敌轰炸机群发动三次攻击后,于下午2点35分返回机场。

  

  当日机进入白市驿上空投弹时,被第1编队的另4架霍克Ⅲ战斗机逮个正着。第22中队副队长苑金函作为领队,面对迎面飞来的36架日军轰炸机编队,毫无畏惧,从正面向敌机群发动攻击,在400米距离处,先行点射,至200米距离,用全部火力攻击。接近100米距离处,战机座舱后的工具箱突然被风吹开,苑金函头部受到撞击,几乎晕过去。当他清醒过来,飞机已近至敌机头下方,他急行脱离,又从敌机群的正侧方发动第二次攻击。各僚机在第一次成队形攻击后,便各自为战,不断从各个方向发动进攻。敌机群在完成投弹后,向东逃逸。

  

  我空军一直追击敌机群至綦江后,才收队返航。下午2点40分,4机在广阳坝机场安全降落。

  

  当时,中国的战斗机除少数领队机外,均没有安装机载收发报设备,各机与地面及空中友机之间的联系,全凭肉眼进行观察和判断。作为第2编队的领队,王玉琨驾驶的战斗机竟连机载发报机也没有,机载收报机遭损坏。他率队在北碚上空巡逻时,完全收不到地面指挥部发出的任何指令。好在他的编队位于第1编队上端,见第1编队朝白市驿方向飞去,即率队紧随其后。

  

  这时,王玉琨发现有日机向南飞来,立刻摇动机翼向友机示警,并开枪数次,指示日机方向。及至敌机群500米处时,全队一起开枪射击。担任王玉琨左右僚机的是第23中队队员郑松亭和副队长吴鼎臣,3机从正面向敌机群发动了首轮攻击,并从敌机群下方迎面飞过,此时双方机队的高度差仅30米左右。随后,王机作180度向后急转,郑机向左前侧下方脱离,吴机则向右上方脱离,3机分散后,又各自向敌机群发起追击。郑松亭在追敌过程中,发现机上滑油压力表的指示针显示为零,驾驶舱下全是漏油,始知战机受伤,就近迫降大中坝机场。经检查,他的战斗机滑油箱中1弹、汽油箱中2弹。

  

  第2分队由第21中队副队长柳哲生率领,其僚机分别由队员李宿光和王庆利担任。因王庆利驾驶的战斗机升空不久发生机械故障,脱离了编队,柳哲生仅率李宿光随王玉琨的第1分队在空中占位,并向敌机群右前方发动了第一次攻击。两机追敌至綦江上空,又发动了一次攻击,后返回广阳坝机场。王庆利掉队后,在途中遇见第29中队的飞机,遂加入编队,在江津上空发现日机,向其发动了一次攻击。

  

  第3分队发现日机最晚,其长机王特谦向僚机蓝锡芳和杜兆华摇翼指示后,即向敌机群发动正面攻击,因距离太近,几乎与日机迎面相撞。王机从敌机群下方俯冲脱离后,又调转机头,继续追敌。杜兆华先后向敌机群发动了四次攻击,直至机枪子弹射完,才停止追击。蓝锡芳一直追敌至綦江,又连续对敌发动了两次攻击后才飞回广阳坝。

  

  空战结束后,经检查,吴鼎臣驾驶的2311号战斗机、杜兆华驾驶的2209号战斗机、蓝锡芳驾驶的2211号战斗机,均中弹多发。

  

  遂宁上空歼敌

  

  1940年6月6日上午12点,中国空军第3大队第28中队副队长周灵虚,奉命率E-15战斗机3架、E-16战斗机2架从成都来渝助战。5机分别从新津和双流机场起飞,于12点45分降落遂宁机场,准备加油后飞往重庆。是时,敌海军航空队的53架轰炸机已迫近遂宁机场。下午1点,周灵虚等人接到命令,立即驾机升空。

  

  周灵虚率5架战斗机,在遂宁机场西北方上空巡逻警戒,其飞行高度为4500米。不多时,周灵虚发现在我机队前下方3500米高度有日机27架,成V字队形,正准备进入机场上空投弹,即下令全队展开攻击。

  

  1点15分,我机发动了第一次攻击。周灵虚率领3架E-15战斗机,从敌机群的正上方向下垂直攻击,然后向敌机群的上侧方脱离;分队长周纯率领2架E-16战斗机从敌机群的后上方向其发动攻击,并向敌机群的侧下方脱离。5机转过机头后,又分别从敌机群的前上方和侧后方发动第二次成队形的攻击。随后,他们各自为战,单机从敌机群左右两侧发动攻击。

  

  空战中,敌1架96式陆上攻击机被我机枪弹击中,当场着火,坠落于遂宁南15公里的桑园坝附近。另有4架飞机中弹后冒烟逃离。周灵虚驾驶的5157号战斗机,在空战中被敌弹击中发动机,迫降于遂宁南10公里处的沙滩上,人机安全。飞行员林应鑫在其驾驶的5869号E-15战斗机中弹后跳伞,机毁人伤。

  

  此时,第二批敌轰炸机又呼啸而至。空中,我空军3机因油量、弹药所剩无几,且飞行高度不利于发动攻击,只好眼睁睁地看着日机投弹,无力继续施行攻击。

  

  当天,空袭遂宁机场的日机达53架,中国空军应战飞机仅5架。中国空军在以少打多的局面下,击落1架日机,已属不易。

  

  1940年8月14日出版的《中国的空军》期刊第34、35合期,刊载了一篇文章《铁鸟大队遂宁上空歼敌记》。作者黎宗彦,曾参加“6•6”遂宁空战,他的记述,为这次空战留下了极为珍贵的资料。文章内容如下:

  

  铁鸟大队遂宁上空歼敌记

  

  敌人自鄂北会战惨败后,为掩饰其过失,乃不断以轰炸机群飞到我后方各城市肆虐。可是,这又造成了我负有都市警戒任务的空中健儿们献身报国的机会。一个月来,重庆、梁山各地,我机空战击落敌机的胜利消息频闻,把驻在成都的战士们快急死了。

  

  敌人似乎也很知道我们的心理似的,6月6日,竟特地把一批礼物送到遂宁上空来让我们小试身手。啊!敌人的好意我们能不承受吗?我们真太感谢了!

  

  6日的遂宁上空,一层层的白云在4千5百公尺以上展布着,能见度很好,老远的山都看得很清楚,这是一个最适宜驱逐机对轰炸机作战的好天气。

  

  上午的防空情报(说),敌机一批一共百多架先后入川,所有的人员都欢欢欣欣的忙着检视自己的飞机,相见时总询问敌机的踪迹,生怕他们蜀道难行。12时,命令来了,着我铁鸟大队派机5架飞赴遂宁警戒,××式双翼机3架,××式单翼机两架,即分别由××、××基地起飞出发,12时45分,到达遂宁落地加油。

  

  下午1时我机升空警戒,双翼机由周副队长灵虚领队,林应鑫君居左、我右翼。单翼机位于双翼机右后,分队长周纯在前,葛文德君在后。满腔热血,充满在每一个人的心头。1时15分,我机群在云雾下4千5百公尺巡逻,转向机场西北方时,发现敌96式重轰炸机27架成V字队形,利用阳光掩护,由前下方约3千5百公尺高度进入,准备轰炸机场。

  

  我领队机即下令变换队形,迎头痛击。双翼机3架藉优越高度,以饿鹰姿势向编队直上方直扑敌机,脱离后,复行各方向各个连续攻击。单翼机两架行后上方攻击后,向侧下脱离,复以优越速度,追蹑敌机,吊在后面慢慢地打。因敌机群尚未投弹、速度甚小、我机接敌位置良好的关系,故我小速度之双翼机亦能上下翻腾,随意攻击。

  

  正激战时,敌机1架即当场中弹着火,坠落于遂宁附近之龙凤场。在空中看着敌机变成火龙一直下去,埋葬在火焰里,简直是开心极了。还有重伤敌机4架冒浓烟负伤逸去,后据报损伤机全于中途坠落。其余敌机于我机群攻击时,队形极其零乱,狼狈不堪,所投炸弹,皆远离场外。敌(机)后方机枪亦仓皇谋以密集火网顽抗,我每次攻击下去,都很清楚的听到敌机发射咯咯咯的机枪声,但战后检查飞机,却都未中弹。敌人在我们攻击下去的时候,心理发生着何种变化,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了。

  

  这天,因在云下战斗,老百姓们在下面都看的很清楚。战后,我们到城里去,路上看见某(某)的弟兄们都在大谈空战的所见,仿乎是拳术家击拳时的姿势和魔术家说法时的神情一样。

  

  这次空战,敌机共27架,我机只及敌机5分之1,然奋战结果,敌机被击落5架,我机则毫无损失。要不是敌机的愚拙与我机战斗动作的相互协同、果敢出击,那里能有这样良好的战果呢!

  

  这是一场激烈的空战,这是铁鸟大队接着去年12月27日昆仑关大胜后的又一次出击的大胜利。参与这次空战的敌机,想必能时时憧憬着永不忘怀吧!

  

  黎宗彦,海南省三亚市崖城镇水南乡人,1917年10月12日出生,毕业于中国空军军官学校第8期。曾在1938年9月28日的昆明空战中击落敌轰炸机1架,当时他还是一名在校未毕业的航空学员。1940年6月6日他参加遂宁空战时,任中国空军第3大队第32中队少尉飞行员。同年7月4日重庆空战中,黎宗彦因飞机油尽迫降,不幸殉职,入葬重庆南山空军烈士公墓。

  

  日军的哀叹

  

  1940年6月6日,日军发动大规模空袭,本想一举摧毁我空中抵抗力量,却因中国空军的顽强抵抗而宣告失败。被日军轰炸后的白市驿机场、梁山机场和遂宁机场,也很快被中国军民修复。根据中日双方资料记载,日机在轰炸白市驿机场过程中,遭到中国空军的沉重打击,有19架飞机中弹、7人负伤。在遂宁空战中,日机1架被当场击落、4架负伤。

  

  参加此次空袭的日本陆军大本营参谋松前未曾雄,在战后有如下回忆:

  

  1、起飞前进时在空中集合了约50分钟,对36架飞机的编组心存疑念。中国战线的前进机场,砂土飞扬,故不可能连续离地起飞。

  

  2、战队的编队训练很出色,所以在空战时维持零机长和零机幅(各机之间的距离间隔保持为零米之意)的队形,射击也相当熟练。

  

  3、敌战斗机的攻击多来自前方,第2次回头再攻,来势很猛。对于来自后方的攻击,感到用掷弹筒(手投弹的发射筒)发射,比较有效。

  

  4、查明战果困难。眼看着吐着白烟落下来的敌机有6、7架,但实际击落的机数大概是4架。

  

  5、靠轰炸粉碎重庆政权的抗战意志,不那么容易。

  

  遭受挫败后,参与这次军事行动的日军飞行员哀叹道:“重庆上空不好对付。”

  

  作者/唐学锋

  

  原文刊载于2018年10期《红岩春秋》杂志

 

 

热门文章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