巾帼英豪钟复光

来源: 红岩春秋   编辑:杨洋 2018-10-09 09:24:58

  钟复光(1903-1992),四川省江津县仁沱场(今重庆市江津区支坪镇)人,中国早期妇女运动领导者,“人民音乐家”施光南的母亲。

  

  1919年,16岁的钟复光考入设于重庆的四川省立第二女子师范学校。在校期间,她被选为学生自治会会长和川东学生联合会副会长。她组织宣传队开展爱国宣传,并办起了平民夜校。

  

  1921年暑期,川东教育界知名进步人士陈愚生等举办“夏令讲学会”,聘请“少年中国学会”的几个成员前来讲课,钟复光参加了这次学习。在这里,她认识了职业革命家邓中夏、王德熙等。邓中夏是钟复光走上革命道路的引路人,钟复光对他非常崇拜,时常把他的诗抄录在笔记本上,熟读背诵。

  

  入读上海大学

  

  因北京是五四运动的发源地,钟复光决定离渝北上。在进步老师的资助下,她得以启程。1923年初,她辗转到达北京,后经邓中夏介绍,南下到上海,考入上海大学。

  

  上海大学的前身是东南高等专科师范学校,学校的主要领导人是邓中夏(邓中夏原是“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负责人,书记部南迁,他随部由北京迁到上海。他由李大钊介绍给于右任,于即委任他担任教务长并主持全校行政工作——作者注)。其时教学楼还在改造,钟复光就被安排住在兴业里1号向警予(中国共产党早期领导人)的家里。

  

  钟复光读的是社会系,瞿秋白为系主任。系里很多教授都是革命前辈和德高望重的人士,如张太雷、蒋光慈、施存统、李季、李达、周建人、蔡和森、肖楚女、恽代英等。来这里求学的学生大多是研究革命理论、准备献身革命事业的有志青年。

 

位于淡水路66弄4号的《中国青年》编辑部旧址_meitu_3.jpg

位于淡水路66弄4号的《中国青年》编辑部旧址

 

  就读上海大学期间,钟复光依然是学生运动的积极分子。她在向工人宣传革命、出版革命书刊、印刷革命传单、创办工人夜校和平民学校等工作中,处处走在前面。后来,她搬到淡水路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中央机关,与肖楚女作邻居。邓中夏和恽代英每天来这里办公,编辑出版《中国青年》,钟复光做些编务工作。

  

  1924年秋,向警予交给钟复光一个任务:牵头组建女界国民会议促成会。钟复光在向警予的领导下,联络了一些妇女界的同志进行活动,起草了相关文件和宣传资料,工作非常出色。这年,经向警予和邓中夏介绍,她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出席全国国民会议

  

  1925年,钟复光、向警予、刘清扬等被上海女界国民会议促成会选为出席全国国民会议的代表,到北京参加国民会议。向警予因工作脱不开身,钟复光和刘清扬先行抵达北京。

  

  当时刘清扬已有身孕,对外联系主要靠钟复光。钟复光首先找到当地的党组织,并遇上四川老乡赵世炎。三八妇女节这天,赵世炎把她带到苏联大使馆参加活动,她第一次见到了中国共产党创始人之一李大钊。

  

  同年3月12日,孙中山因肝癌逝世于北京。北京党组织随即指示她参加孙中山治丧委员会的工作,与邓颖超等四位同志一起接待前来吊唁的外国友人。治丧活动结束后,上海的向警予发来指示,要求她们趁全国各地的妇女代表都在北京的机会,成立中国妇女界联合会。经过20多天的努力,中国妇女界联合会正式宣告成立,钟复光被公推为临时主席。

  

  随后,钟复光返回上海,组建上海妇女界联合会。6月5日,上海妇女界联合会正式成立,宋庆龄参加了成立大会。

  

  从事革命宣传活动

  

  1925年5月30日,上海工人和学生在租界繁华马路上进行宣传讲演,租界的英国巡捕在南京路上先后逮捕100多人,并突然向密集的游行群众开枪射击,当场打死13人,重伤数10人,制造了震惊中外的五卅惨案。

  

  当天晚上,钟复光同工人们一起来到南京路进行示威游行。她走在队伍的前面,发传单、作演讲,到当街的商店内进行宣传。当局出动军警镇压,同班的四川老乡何秉彝当场牺牲。大家义愤填膺,第二天仍进行示威游行。这天,钟复光和散发传单的四位女同学被巡捕抓进捕房,但她并没有被吓倒,反而质问为什么抓人。由于不断斗争,她们晚上就被释放。

  

  之后,钟复光接到全国学联总会的通知,要她到内地学校、工厂进行革命宣传。她成为“长江路”的代表之一,带着传单,沿长江上溯,到各城市组织群众集会,宣传革命,揭露帝国主义暴行。她先后到了南京、芜湖、安庆、九江、武汉、长沙、宜昌、沙市、重庆等大中城市,每到一个地方,就组织当地的学生会和妇女界召开大会,并在会上作演讲。她因频频演讲,过于劳累,以致痰中带血,不得不住进医院治疗。

  

  这时,施存统闯进了钟复光的感情世界。施存统,中国青年运动早期领袖、团中央第一届总书记,也是钟复光最为敬重的老师。当时施存统刚经历婚变,两人也由相识到相恋。施存统为表达情意,将名字改为“施复亮”。曾经,钟复光与他探讨“如何创造自己、如何有益社会”的问题,施存统专门刻了一枚“复光复亮”的图章进行回答,并作了一首打油诗:“复光复亮,宗旨一样,携手并肩,还怕哪桩?”

  

  1926年春,两人结为夫妻。

  

  担任黄埔军校指导员

  

  1925年,国民政府为了统一军官培训,命令在粤各军取消各自创办的讲武堂和军官学校,合并于黄埔军校。黄埔军校以往只招男生,不招女生。但黄埔军校武汉分校成立后,于1926年破天荒地开办了女生队。这也是黄埔军校史上惟一的一期女生,被列入黄埔军校第6期。

  

  开办女生队,实际上是中国共产党决心在军校培训妇女骨干的重要尝试。中共派出许多同志到黄埔军校工作,如恽代英任政治教官,施存统任政治部主任,叶镛、陆更夫在政治部担任重要职务,徐向前任政治大队第一队队长,陈毅表面上是文书,实际是中共党委书记。当时已和施存统结为革命伴侣的钟复光与彭漪兰等人,被委任为女生队指导员,负责女生队的训练管理工作。

  

  黄埔军校开办女生队,招致各界阻挠。恽代英曾语重心长地对钟复光等负责人说:“办女生队阻力很大,丁惟汾(国民党右派)等人反对,封建势力拼命阻挠,守旧的人也不赞成。我们党下决心要在军校培训妇女骨干,毕业后参加领导中国妇女翻身解放的斗争。你们的责任重大,你们要努力呀!”

  

  钟复光等人深感重任在肩,全身心地投入到女生队的工作中。他们带头换装,和学员一起参训、生活。开学典礼上,女生队同男生一样装束,着深灰色军装,紧束腰带,戴军帽,打绑腿,个个英姿飒爽。

  

  开始军校生活后,女生队和男生一起学习训练。她们从早上5点半起床开始,一直到晚上9点半睡觉,忙得几乎没有休息时间。每天上8堂课,4节学科和4节术科。军事训练课有步兵操典、射击训练,还到蛇山“打野外”,进行实地军事演习。

  

  女生队学员吕儒贞回忆说,军校纪律非常严格,生活节奏十分紧张。早上军号一响,女生队马上起床、穿衣、梳洗,将被子叠成豆腐块,摆在木板床正中央。10分钟内一切都要收拾完毕,然后进行操练。在饭堂里吃饭也要军事化,只要指导员放下筷子,学生们必须全体起立,没有吃完的要受到批评。

  

  进入军校3个月后,女生队就真正体验到了战火硝烟。1927年4月12日,蒋介石在上海发动反革命政变,并勾结四川军阀杨森,企图里应外合破坏在武汉的共产党组织,以达到消灭革命力量的目的。武汉当时仅有卫戍司令叶挺一个师的兵力,局势极其险恶。军校决定由叶挺率第11军24师迎击叛军夏斗寅部,并把军校全体同学编为中央独立师,把女生队编为政治连,其下又分为救护队和宣传队,分别隶属军医处和政治部,受叶挺指挥,开赴前线。

  

  钟复光等人带领女生队,沿途张贴标语,向群众宣传“我们是革命的军队,是保护人民大众的”。经过反复宣传,革命军受到了群众的理解和爱戴,妇女们主动送来茶水。这次出征共34天,女生队经受了血与火的考验,变得更加勇敢,更加坚强。钟复光等女生队负责人,也受到了好评和赞誉。

  

  1940年初,钟复光与丈夫施存统回到重庆。8月22日,她生下第三个孩子,取名光南,即为后来著名音乐家施光南。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钟复光历任北京经济学院图书馆主任,劳动学院副秘书长,北京经济学院院长办公室副主任,全国妇联第五届执委,民建第一、二届中央委员和第三、四届中央常委,是第三届全国人大代表,第五、六届全国政协委员。

  

  1989年,钟复光86周岁之际,黄埔军校同学会为她写下一首赞诗:

  

  少年胆气凌云,投笔革命超群。踏过秦陇雪山,延水岸边耕耘。育成天下桃李,园丁半生辛勤。仆仆七十尘世,国事历尽苦心。黄埔女中之瑞,巾帼英雄闪辉。

  

  作者/中共江津区委党史研究室

  

  原文刊载于2018年9期《红岩春秋》杂志

 

 

热门文章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