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恩来如何对待南昌起义这段历史

来源: 红岩春秋   编辑:杨洋 2018-06-13 09:49:40

■八一起义纪念馆内的起义领导人群像,左起:刘伯承、叶挺、周恩来、贺龙、朱德_meitu_1.jpg

八一起义纪念馆内的起义领导人群像,左起:刘伯承、叶挺、周恩来、贺龙、朱德

 

  对自己的业绩避而不谈
  
  1927年8月1日,周恩来、贺龙、叶挺、朱德、刘伯承等领导2万余人的革命武装,举行南昌起义,从此揭开了中国共产党领导武装斗争的历史。1933年6月30日,中央军事委员会发布《关于决定“八一”为中国工农红军成立纪念日》的命令,指出:“南昌暴动是反帝的土地革命的开始,是英勇的工农红军的来源。特决定自1933年起,每年八月一日为中国工农红军成立纪念日。”1933年7月1日,毛泽东担任主席的中华苏维埃中央政府决定:“以每年‘八一’为中国工农红军纪念日。并于今年‘八一’纪念节授与战旗于红军的各团,同时授与奖章于领导南昌暴动的负责同志及红军中特殊功勋的指挥员和战斗员。”8月1日,周恩来出席了红一方面军为庆祝“八一”建军节而举行的阅兵式和前方军事比赛大会,作总结报告。这天,他还获得了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授予的一等红星奖章。
  
  1949年,毛泽东在中国人民解放军制定军旗时指出:军旗要有“八一”二字,表示1927年8月1日是中国人民举行南昌起义反对国民党反动派的历史节日。“文革”初期,有人提出要将建军节日期改为9月9日,即秋收起义的时间,毛泽东坚决反对。1967年,毛泽东对中国人民解放军代理总参谋长杨成武说:“‘八一’不能改,这是很重要的一天,打响了反对国民党反对派的第一枪。”并要杨成武将这段话的内容向周恩来汇报。1969年6月28日至30日,毛泽东在湖南、江西与当地党政军负责人的谈话中,肯定“八一”南昌起义的历史作用和周恩来等人的历史功绩。所以从20世纪70年代以来,史学界在评价南昌起义时,都采用“打响了反对国民党反对派的第一枪”的提法。
  
  然而,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周恩来面对南昌起义这段历史,不管是在重要的中央会议上还是在轻松的宴会上,不管是正式动笔写稿还是私下的随意讲话,不管是在“文革”前还是在“文革”中,不管是身体健康还是身患重病时,总是对其失败教训说得多,对其伟大意义说得少;对战友的功劳大谈特谈,对自己的业绩避而不谈。这反映出周恩来谦虚谨慎和勇于自我批评的美德。
  
  对失败的原因给予说明
  
  1957年8月1日,为纪念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30周年,《解放军报》刊登了《八一起义》连环画,这是军报第一次正式介绍南昌起义。连环画的宣传提纲是八一南昌起义纪念馆应《解放军报》之约而起草的。当时对南昌起义领导人的排名还没有定论,提纲中领导人的排名为周恩来、朱德、贺龙、叶挺。解放军报社对此非常慎重,用红笔圈出,呈送周恩来。周恩来连夜审阅,指示传阅朱老总、贺老总、陈老总。朱老总说:“八一起义,我的人马主要作一些协调保障工作,作用不大,应该排在叶挺将军之后。”周恩来批示,刘伯承同志在起义中任参谋长,做了大量军事工作,功勋卓著,应在起义领导人中加上刘伯承的名字,排在朱德之后。
  
  宣传提纲共21条,周恩来对其中的10条作了修改或补充,包括标点符号。重要修改有以下四处:1、补充了起义的主要力量,改为:党为了挽救革命的失败,决定由周恩来等同志在南昌以贺龙同志率领的国民革命军第二十军、叶挺同志率领的国民革命军第十一军和朱德同志率领的国民革命军第九军一部分为基础举行起义。2、补充了起义的其他领导人,改为:全南昌市宣布戒严,将近半夜两点钟的时候,周恩来、贺龙、叶挺、朱德、刘伯承等同志率领了北伐军3万余人,在南昌举行了武装起义。3、补充了起义失败的原因,改为:起义军胜利后,由于当时领导者没有能够坚持发动广大农民实行土地革命的政治路线而采取单纯军事向南挺进的方针,致起义军部队到达广东东部三河坝、汤坑、汕头地区的时候,在汤坑与广东军阀发生激战,后来敌人越来越多,加以敌人军舰向汕头猛击,结果起义军主力遭到失败。4、补充了革命的正确路线,改为:当起义军向南挺进时,毛泽东同志率领了秋收起义的部队向井冈山进军,创立了土地革命的正确路线,建立了第一个革命根据地。
  
  对失败责任勇于承担
  
  1959年军事博物馆预展期间,周恩来亲自审阅军博的陈列计划,还亲临现场审查展览内容。在《南昌起义》的版面前,当讲解员讲到“大革命失败后,为了挽救革命,1927年8月1日,周恩来等同志领导了南昌起义”时,周恩来当即提出:“哪是我领导?是党的领导,应该说是党的领导!”又对陪同审查的军博领导说:“贺龙、叶挺、朱德、刘伯承等同志,也都是南昌起义的领导人嘛!”并亲笔写了一个南昌起义领导人排列顺序的名单交给了馆领导。当讲解员又讲到南昌起义部队由于没有和江西农民运动相结合,孤军南下,因而遭到了失败时,周恩来马上给予鼓励:“批评得好,批评得对!”当时,年轻的讲解员听了有点不知所措,周恩来郑重地说:“南昌起义失败了,我有责任,没有想到要和农民运动相结合,建立农村根据地,还是搞以城市为中心,当时也是没有经验。你们要把这件事讲清楚。”
  
  周恩来特批了军博建馆所需的经费和制作军徽、馆标所用的黄金。开展向军博献宝的活动时,周恩来捐出了自己珍藏26年的一等红星奖章。
  
  深刻反思  自我检讨
  
  1960年7月14日至16日,中共中央在北戴河召开了省、市、自治区党委书记会议,周恩来受中共中央常委会委托,作了《共产国际和中国共产党》的报告。周恩来说:“南昌起义的目的是南进汕头,占领海口,然后到广州。南昌起义本身是正确的,但在领导思想上有错误:单纯军事行动,中心是城市观点,没有跟当地农民结合起来建立根据地的思想……张太雷到汕头给我们传达八七会议,只批评了机会主义,没有提出如何做的问题。我自己当时是城市观点,没有从上海起义和南昌起义中取得经验,上山搞农村斗争。”
  
  像这样在高规格会议上,向高级干部检讨南昌起义失败的原因,周恩来在延安整风时期就早已为之。1944年3月3日至4日,周恩来在延安中央党校做报告《关于党的“六大”的研究》,深刻反思了南昌起义失败的原因,指出:“‘六大’对于南昌起义,总结也不够。南昌起义是反对国民党的一种军事行动的尝试,中央虽指出了南昌起义五点错误,但没有指出它的主要错误。我觉得它的主要错误是没有采取就地革命的方针,起义后不应把军队拉走,即使要走,也不应走得太远。”
  
  赞扬战友  推崇毛主席
  
  1961年3月,南昌起义总指挥部旧址被国务院公布为第一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在旧址报批时,曾受到周恩来的“阻挠”。当年在文物局工作的同志还记得,碰到有关周恩来的文物时,很难处理。比如在1960年上报国务院公布第一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时,八一南昌起义旧址,他几次都要去掉,因为这是他所领导的。但是,这一中国工农红军、八路军、人民解放军的诞生纪念地,是无论如何不能不列的。
  
  1961年9月18日,中共中央庐山会议结束后,参观南昌起义总指挥部旧址(即八一起义纪念馆)时,周恩来不谈及自己,却深情回忆战友,并要求宣传贺龙、叶挺、朱德、刘伯承等同志在起义中所起的作用(附周恩来对战友的评价)。
  
  周恩来参观八一起义纪念馆时对战友的评价
  
  朱 德
  
  1、在南昌起义时是一个很好的参谋和向导。2、他为起义部队寻找驻地,与敌军上层人物交往,掌握敌情,为起义战斗的顺利进行做了大量的工作。
  
  刘伯承
  
  1、当时没有人任主任,我就指定刘伯承同志做参谋长。他起初谦虚不肯答应,后来我说一定要你来做,他才担任参谋长职务。2、起义时,刘伯承同志所起的作用是很大的。
  
  贺 龙
  
  1、在这前一天的前敌委员会会议上,已决定由贺龙担任起义军的总指挥,我是去告诉他这个决定,并征求他的意见。2、鉴于贺龙同志对共产党的坚定信仰,起义军南下途中,我们吸收他加入中国共产党的组织。3、贺龙是个好同志。
  
  叶 挺
  
  1、叶挺同志率领的铁军是一支非常著名的能战斗的部队。铁军来到南昌参加起义时,受到南昌人民的热烈欢迎。2、叶挺所率第二十四师在战斗中担负歼灭天主堂、贡院、新营房等处敌军,解决卫戍司令部,占领敌方在佑民寺的修械所和弹药库。二十四师顺利圆满完成了战斗任务,是南昌起义的主力部队之一。
  
  在参观到第四列室时,周恩来第一次谈到自己:“当时也是没经验,只晓得生搬硬套苏联的经验,(共产)国际指示要建立根据地,而我们只想建立城市根据地,搞大城市起义,先后在上海、南昌、广州搞了三次。上海武装起义,是工人起义,失败了;南昌起义,是军队起义,也失败了;广州起义,是工人与军队结合的起义,还是失败了。工人、军队起义都试验过了,都失败了,还没有认识到要搞农村起义。”又说:“我们走了,人民群众是不高兴的。建立农村革命根据地,以农村包围城市,当时只有毛主席提出来。其他的人对这一路线不明确,甚至有的怀疑,有的反对。关键问题在井冈山,没有井冈山的斗争就没有今天。宣传南昌起义一定要讲到井冈山。”“我给你们提个要求,讲解内容一定要讲到朱毛井冈山会师。起义是大家的一个共同想法,而建立一支什么样的军队,并不明确,是毛主席把这个问题解决了。”
  
  不许戏剧歌颂自己
  
  最早将南昌起义搬上舞台的,是江西省话剧团1958年创作的《八一风暴》。1959年9月,《八一风暴》在北京演出,向国庆10周年献礼。9月16日,周恩来设宴招待江西省话剧团和江西省歌舞团来京的全体成员。出席宴会的有邓颖超、贺龙、陈毅等。与周恩来同坐一桌的有编剧刘云和歌舞演员石坚等。吃饭时,石坚请周恩来观看《八一风暴》。周恩来说:“写我的我不看,要歌颂毛主席,不能歌颂我。”刘云补充说:“总理在戏中不出场,请总理看戏,提提意见。”周恩来有几分严肃地说:“要歌颂毛主席,不能歌颂我。”
  
  1959年底,张家口市京剧团将这出话剧改编为同名京剧,1963年8月20日在北京全国政协礼堂演出。周恩来观看后与演出人员合影时说:“这出戏是江青同志推荐我看,我问她有影射吗(指剧中的党代表方大来影射的是总理——笔者注)?她说没有影射。今天看了戏还是有影射嘛。”合影留念时,大家请周恩来到中间去,周恩来却站到扮演杜震山(原型是贺龙)的演员旁边说:“我挨着我们的师长,是我介绍他入党的。”
  
  “文革”期间,《八一风暴》话剧被批判,京剧也被勒令停演。1977年1月18日,《人民日报》发表新华社消息:“被‘四人帮’打入冷宫10年之久的现代京剧《八一风暴》,最近在张家口市重新上演……”与此同时,江西省话剧团、总政话剧团等各地话剧院、团陆续开始重新演出话剧《八一风暴》。
  
  排演《东方红》,不让表现南昌起义
  
  1964年,周恩来看了《在毛泽东的旗帜下高歌猛进》后,立即提出:以在京的文艺团体为骨干,抽调全国文艺精英,搞一台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15周年的大型晚会——《东方红》。为了在不到3个月的时间里完成《东方红》的排演,周恩来亲自担任了组织领导工作。
  
  这部全景式展现中国革命历史包括秋收起义的艺术作品却没有表现南昌起义。事实上,创编小组的最初思路是要写南昌起义的,却被周恩来坚决否定了。周恩来指出,这部革命史诗一定要突出表现毛泽东对当代革命的正确领导和卓越贡献。有一次,陈毅对他说:“你这个总导演太霸道了,其他领导同志的事迹都表现了,唯独你自己的事,一点也没有。提意见,你还不听。”最后,在大家的一再要求下,周恩来才勉强同意在朗诵词中加上了一句:“南昌起义的枪声,响起了第一声春雷。”
  
  晚年仍不忘总结起义教训
  
  1972年5月18日,周恩来被确诊为膀胱癌。6月7日,他将所写的《对我们党在新民主主义革命阶段六次路线斗争的个人认识》提纲送毛泽东审阅,并附信说:“两次在主席处听到片言只字关于路线的教训,我更急于要写出初稿。”毛泽东圈阅了提纲及附信。6月9日,周恩来又修改、补充了提纲,形成二稿。6月10日,将此稿送中央政治局成员阅。
  
  6月10日至12日,周恩来连用三个晚上在中央批林整风汇报会上作《对我们党在新民主主义革命阶段六次路线斗争的个人认识》的报告。中央党政军各部门和各省、市、自治区负责人共312人参加会议。6月10日,在谈到南昌起义时,周恩来说:“八一起义在共产党领导下,向国民党反动派打响了第一枪,这在大方向上是对的。”周恩来强调南昌起义失败的教训就是没有“就地闹革命”。“当时武装暴动的思想,不是马上就地深入农村,发动土地革命,武装农民”。“它用国民革命左派政府的名义,南下广东,想依赖外援,攻打大城市,而没有到农村去发动和武装农民,实行土地革命,建立农村根据地,这是基本政策的错误”。还说:就在南下以后,经过会昌一战,伤员不少,“如果在那个地方深入土地革命,就会在农村安置不走嘛,留在会昌、筠门岭、瑞金、寻乌,那就很好嘛,靠近闽赣边嘛。当时没有这个思想”。
  
  作者/张秋兵
  
  摘编自《党史文汇》2013年第2期
  
  原文刊载于2013年4期《红岩春秋》杂志

 

热门文章
友情链接